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不仅仅是回忆和传承  

2006-12-02 19:40:00|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仅仅是回忆和传承
——《诗家园》2006年第3期卷首语


  昌耀,是一个令现今所有挚爱汉语诗歌的人们怀有相当多感动的名字,这不仅在于他诗歌的与众不同,更在于他做为人垒构其一生的另类。说他诗歌的与众不同,决不是说他的诗歌在形式、题材、用词、叙述方法、嫁接能力等诸多“表面层次”上的与众不同,而是指他的诗歌思想!现今评论家们在撰写大著宏文的时候时常讲某某或某某某是一个与众不同的诗人或一首与众不同的诗歌,其实这全部是在“表面层次”上的与众不同,而非是诗歌思想上的与众不同。故尔,我同意已经引用极滥的“昌耀是诗人中的诗人”的说辞,只不过我还想在后面加上半句“昌耀是普通人中的普通人”!
  说来也非常奇怪,在昌耀师生前,我和他并未推心置腑地交谈过一次,惟有十几次的唔谈,也全部是“师生”氛围下的泛泛之谈。但是,我深知,我与昌耀师有一点点永远融化不了的不解之缘:我是第一位代表普普通通的诗爱者在他的第一个作品研讨会上发言的人——记得在那个大家名家云集的会上,我在发言的时候有些诚惶诚恐地不知所措,我把手表放在桌上,说不超过十分种——那是我这生中第一个“重要的发言”;还是在那个会上,我是最后一个得到昌耀师礼物的人,也是惟一得到礼物的与会的大家名家之外的“诗爱者”——得到它以后,我已经搬过七次家了,丢了许多东西,但它始终没有被我、被我的家人遗弃;在记忆中,我所写的第一首赠诗便是写给昌耀师的——记得那天我去燎原的办公室,正见他在校对我的那首拙诗,我看到署名是“鼠龙”,就说改为“章治萍”吧,我觉得这是一种尊重——迄今为止好像这是我惟一得以发表的赠诗;我是第一个(想来也是唯一的一个)与昌耀师一起签名售书的人——关于这点,我已经撰文说过一些话了,每每想到那天的情形我就深怀一种感动——二年前我回到那家书店签书,特意坐在了“老地方”,也有十几位“老人”特意跑来……;还有一次令我感动的是大约在1988年昌耀师应我之邀到西宁工人文化宫二楼舞厅与二十几位“诗爱者”进行了近一个小时的“座谈”——我想,这可能是他一生中惟一的一次单独与“诗爱者”近距离地接触,虽然,“座谈”大部分时间是“诗爱者”咏读他的诗……前段时间得到原文化宫派给我们诗社的“指导”(当时诗社挂靠在文化宫)、著名画家白墨先生在厦门的电话,与他聊起那时的一些轶事,使我们不得不聊起昌耀师。遗憾的是,与签书时一样,没有留下一张照片……那些情形,就只能时不时在脑海中播放。
  有时,我竟感到回忆为什么如此容易?!感动也罢,伤害也罢,那些都是我们自己亲身经历过的事情,都将成为自己的精神财富。虽然现在可能已经有不少人逃避了自己,但总有人一直怀念着他们。对于像昌耀师这样令人刻骨铭心的百年一遇的诗歌英雄,实际上除了年复一年的阅读与传承,我们可以什么都不做!

2006年6月17日于碧苑尘坊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