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悼一个网名的逝去  

2006-04-22 16:01:54|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玲妃”真得走了,必须走了。想起它的经历,我真有些伤感,想到了那夜的一场暴雨,和暴雨中的一个下雨的我……  
  是的,那夜暴雨如注。短短九个月的时光,我便在吃人的上海滩扔掉了我的一切。在那个挣了钱后搂着美艳的娼妓、哼着调情的小曲的男人远离的一刹间,我感觉到全身上下空洞洞的、茫然然的自己还与二十多岁时一样异常的脆弱和无能。我呆站在五彩缤纷的霓虹灯的世界里,周围充斥着行市走肉与纸醉金迷的气味。我特别留意一个于地道口乞讨的老汉,那贪婪的眼光总是在性感的大妞和风骚的小姐身上游动着,那种令人沮丧的、然而又有点隽永的神情仿佛是每一个成年的男人天生具有的吧。而此时此刻,我绝无这样的冲动了。此时此刻,我就想去一个无人的所在,去过一种全新的与世无争的、极其平白的生活。说我逃避,就让人说我荏弱和不可救药吧,我就想要一种平凡要一种天真、要一种纯洁要一种隽永……  
  而眼下,在我的周围都是陌生的森林,那一张张缄默的冰冷的面目与我进行着一出出缘面之戏,但距离遥远,没有适宜的对白可以就那“缘”加以诠释。我望着江水东去,看到它载着两岸一座座浓重而陌生的森林与在森林之头顶上翱翔的莺儿毫无眷恋地流逝了。我猛然醒悟,一切都是那样的空芜,那样的短暂,那样的贫富更迭,那样的生死交替……  
  那夜,我心田之中的一场大雨,彻底地淋湿了我十余年苦苦垒构起来的整个世界。  
  ──时值2000年9月的一天。  
 
  我就是在如此狼狈之下回到了C城。与女人,我依然如胶似漆;与儿子,我依然慈眉善目;与父母,我依然谈笑风生。然而,当女人去上班,儿子去上学以后,我独自在家却是如坐针毡,全身上下地不自在呀。我只好骑上“驴”,在附近的乡镇间来回穿梭,刻意地寻找着某种寄托、某种依赖。那一、二周的日子是漫长的冬季。  
  便在那种心灰意冷的、毫无生活目标与志趣的状态下,我在一条宽敞然而比较偏僻的街面上找到了一家名叫“康艺”的网吧,结识了一位跛腿的“吧板”。我问他:“你这里可以下围棋的么?”他显得很高兴地回答:“当然可以呀。你喜欢下围棋?几段?”后来我和他熟了,我才知他曾经得过这个原县级市的围棋冠军呢!他问我有网名么?在哪注册过么?以前常下么?是在联众、中游,还是清风、新浪?我说我以前没有在网上下过,从未注册过网名。于是,他向我推荐了“基地城市”。于是,一个“三玲妃”的网名诞生了。在网上弈棋,我是全身心投入的,故尔烦恼与痛苦一扫而空,这虽说是暂时的,但毕竟我开始慢慢醒目慢慢复苏、慢慢重新萌生了对生活的志趣和对事业的追求。仿佛乌云渐渐散去,久不见到的阳光就要出现似的,我一时惊喜于找到了久违的初恋情人般的欢快当中了。  
  我起“三玲妃”这个网名,并非想伪装成可人儿的形象示人,完全是我当年多梦季节的经历给我的由头。我想,不就是在网上下下棋么,用什么网名不是用呢!  
  然而,我天真了。  
  我在H省是省棋协的常务理事,围棋业余五段,曾几度夺得省赛亚军(冠军往往是从国家队淘汰的Y氏兄弟的其中一位,他俩一般每次比赛只上一位)。我喜欢下棋在H省是出了名的。到了1998年我自愿申请下岗来到梓里后,才对黑白世界逐渐淡漠了。我必须感谢网络功能的赐予,能将我与世界各地的围棋爱好者把枰对弈,它使我重新怀上了对围棋的热爱。开始,“三玲妃”一帆风顺,很快打到三、四段,并挺进五、六段(当时围棋对弈软件设立的最高段),但这时便有名义上二、三段但实际上是国内一流业余高手甚至低段的职业围棋“杀手”前来阻击了。我不明事理,便很快被杀回到二段。输点分我不怕,我始终就没有把分看在眼里过,但分下来了,段位下来了,高手们却不与我下了。在我茫然的时候,几个高分“热心人”与我套开了近乎,问我是“MM么?多大了?在哪?结婚了么?”等等。开头几个我如实回答,他们便溜得比猴子跑得稍慢一点吧──想那跑姿也不如猴子。我一头雾水。“吧板”与我开导一番,我才知网上的一些“迷惑的现象”。故尔,S**、J****、W*****等“阻击手”再向我问这问那时,我就以支支唔唔、答非所问、模梭两可的方式“取悦”于他们,于是他们就手下留情了,你想要多少分都是会给你的了。于是,我又一次打上五段。我想打上五段的理由其实是很简单的那便是能与高手对决,是想与五、六段高手过过招(这话我在当时就对“好心人”说过)──要知道,你二、三段,人家高手是不会理睬你的!像“**人”,在“基游”算是正派的了,但即便是他,你不入他的团队,他一般也是不会与低段者下的。这使我总想起在H省时与Y氏兄弟学棋不就得每盘付10元学费么(当时大多数人的每月工资也就一百多吧),否则人家谁高兴陪你。于是,我又想这里的一些现象是极其正常、合理的了!  
  可是,不久“三玲妃”就麻木于自己的“女性”身份了,我便又把它从“女”又改回到了“男”,那些原本对“三玲妃”敬慕的、怜爱的高段者自然不愿意再与他有说有笑的了。于是,“三玲妃”在很长的时间里呆在了邻近的“拖厂”。在拖厂,“三玲妃”从2000分被打到几十分,又从几十分打到10000多分,在拖厂一时是公认的“大家”了,真的,“三玲妃”的牌技可以说不亚于“拖厂”最高分的水平了,因为“三玲妃”其实是位纸牌高手哟。  
  “三玲妃”在头半年时间里是不进论坛的,也不写什么帖的。那时“三玲妃”不懂这些名堂。中美撞机事件后,一位团队之首可能是做错事了,被“基游”撤了他什么职,他找到我帮他出头回回他的帖。我就到他的帖里回了一帖,记得是说了一、二句“中立”的话。那是“三玲妃”在网络上的处女帖。之后,在工作之余,我常上网打几副牌,看一会棋,写、回一点帖文。在“基游”我可能也算一个忠实的元老级的玩家了吧,经历过的轶闻趣事自然不会少,可以写个三大帖。但这些故事大多是不能讲透,更不能究底的,我必须尊重别人的隐私权哟。我不想为了增加这个帖的份量而不考虑别人的感受。“三玲妃”这个网名已经成为一段网络浪漫史(笑,能这样讲么),许多喜欢它的网友们依然可以怀念它的,一些憎恨它的网友也是可以照旧憎恨它的。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转眼二春二秋就要过去了。在这二年里,是“三玲妃”忠诚地陪伴着我走过了寒冷的几度冬天。当温煦的日子又一次已经来临的时候,“三玲妃”的使命似乎也应该结束了吧。我不想与“三玲妃”道别,我只想以一点点泪水祭奠自己曾经的茫然,并对每一个陌生的网友道一声陌生的“晚安”。  
真的,明天我依然如旧。  
晚安,三玲妃!


                2002年4月24日夜于F城飘尘间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