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记忆是一种有幸的伤害  

2006-04-22 16:05:37|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和几位青海朋友商量、起草《昌耀诞辰70周年祭》征稿启事时,我的大脑中误认为是“60周年”,谁也没有察觉出它的错误。显然,某种记忆在我们的大脑中产生了某种自以为是的良好的错觉。昌耀师与我们结识并时不时见面时他也就是50多岁,在我们的记忆中他怎么会一下子70岁了呢?怎么会的?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或者说他的《命运之书》出版之后,全社会在许多方面改变了许多,人与人在交流方面更是改变了许多许多,或者是昌耀师的原因(如他与家人分居),或者是我们的原因(如外出打工、成家、调动),我们拜访他的次数是越来越少了,我甚至在1998年12月回到梓里后就不曾再与昌耀师有过任何的联系。后来,听诗社的张岚说,她去看望即将远去的昌耀师时,昌耀师特意问到了我,然而,她更是不知道我当时身在何方。我那时是有意识地不与诗界有任何联系的。以至我从《扬子晚报》的一篇短短的悼文中知悉昌耀师远去的消息,已是2001年了。
  为什么想忘掉诗歌呢?因为伤害!诗歌对我产生了极大的伤害!不错,在青海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很长的时间里,凡与诗歌有些牵涉的人们恐怕都会记着我对诗歌的热爱和付出。每周一场多种形式的诗社活动,定期出版的或手刻油印或打字油印或手写复印的《篝火》,在俱乐部、在文化宫、在文化站、在学校、在歌舞厅、在茶楼、在篮球场、在一些单位的会议室……甚至在围棋社,都曾经挤满了爱好诗歌的人们。那时,真正热爱诗歌的人可真多啊。那时,大十字书店右侧的广告墙上可以很随便就看到诗歌活动的海报(如今花费很多的钱恐怕还买不到那地方)。在好几家省内外媒体的介绍,特别是发行量过百万的《当代青年》和《女友》的关爱下,我在西宁的知名度到了只在信封上写上我的姓名便可以收到的程度。天,当我收到一封这种信时真的好久不敢相信!设计院(五四大街51号)的收发大娘(对越反击战特等功臣聂建青的母亲,我1988年1月为她编导、播出过一部电视专题片《祝福您,英雄的母亲》)那时一直“抱怨”我的信怎么那么多。那时我曾自印过诗社的信封,记得几次总共印过四、五千只,1991年我结婚搬家的时候已经所剩无几了(好在那时邮资低廉,给编辑部的信一开始还不用贴邮票,剪去右上角就行了)。关于信的轶事现在能想起来的还真不少,臂如一位新疆姑娘当时在与我通信的几年里,每封信的信封下端总是画着一个小太阳,因为她的名字叫“旭红”,那位在我一首诗中提到的送我小绒鸭的维吾尔族姑娘。然而,我们在信中交流的一直是除了文学还是文学,1986年在兰州与她和她的父亲、哥哥短聚时谈的也是除了文学还是文学。直到80年代未我姥姥去世后,怀揣她让我早点成家的遗言,我才体味出其中文学之外的滋味!可见,那时,我们对文学是多么地钟情多么地纯情多么地痴情啊。
  记不得从哪一天开始,我对文学产生了相当强烈的抵触情绪(记忆中好像与张承志、王小波的书有关)。逃避,必须逃避,否则一定会溺毙在其中。直到今天,回到诗之道的今天,我依然没有改变这点结论。
  为什么,因为记忆是一种有幸的伤害。它除了会让你产生上面提到的错觉外,在更多的情况下,那些令你快慰的令你幸福的令你难忘的记忆都能产生令你缄默的令你悲戚的令你无地自容的感动。许多人远去前都会说今生无悔,来生还会这么度过云云;这没有错,然而对我来讲,我绝对会说没有一件不会悔恨的事情,我绝对会说来生一定让我过另一种生活,让我结识一些另外的人,让我做一些另外的事情,让我写一些另外的文字。这绝对是我内心的话语,但对今生所做的一切,我不会也不愿意做任何的改动。
  这便显得“今生”的弥足珍贵,虽然它的记忆对“来生”而言是一种“无情无义”的伤害,但却是的的确确有幸的——对情感,对行为,对灵魂。我想,这比什么都好!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