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再“提”林昭  

2006-04-30 01:12:15|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今天(4月29日)应该是“北大”上世纪最伟大的诗人林昭罹难38周年的纪念日,各界如早前预料中的一样几乎没有任何林昭“新闻”的出现。至少,在可寻的媒介上看不到。不知道2008年她40周年祭的这一天会不会有,如果还是如同今天这样“死气沉沉”,我不认为我们在较短的时间内是有救的了。
  林昭的意义大于王小波的意义,从民族的切入点往里看完全应该是这样的。在你似乎熟悉的诗界,林昭之死的价值更大于海子之死,但我们能够很轻易地看到祭奠海子的“新闻”,而对于林昭不仅几乎没有,甚至很多诗人、诗爱者对她一无所知。这是中国诗界的悲哀,也有一点中国历史、中国文化、中国文明的悲哀。或许是必须的,我们必须生活在草昧之中,文化与文明必须离我们很远很远。
  谁能告诉我不是呢?

  前些日倒是在“网易”或者“新浪”的博客里,读到过一位未名写手的文章,问林昭的悲剧在当代中国能否重演?因没有收藏网址,我现在一时无从搜索到它。一位普通的博客写手尚能在平常的日子里如此一问,倒给我诸多的宽慰,仿佛,希望还是有的。在“北大”,在中国诗界,理应对林昭有更多的怀念,但我看不到。是谁的错,可能是我们大家,又可能我们都没有错。这使我想起去年发生在东北某高校的林昭事件,那位教师与自己的学生研讨林昭之死应属“低级的事件”,却都招来了“被停课”的关照,还会有其它更“高级的”林昭“新闻”在今天发生吗?答案最简单不过了。
  我不禁要问:1980年给林昭平反是不是错了?
  为什么被认定为恐怖的色彩如今还是这样鲜艳?是不是我们错了?
  为什么林昭当年的良心如今还是那样脆弱?是不是我们错了?
  ……

  我曾多次编辑关于古米廖夫和布罗茨基的故事,那个精彩的审判场面请允许我复制在下面:
  “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一个诗人。”
  “谁说你是一个诗人?谁把你放进诗人之列?”
  “没有人。谁又能把我放进人类之列?”
  “你学习过如何做诗吗?”
  “我以为不能在学校里学到这个。”
  “那么如何学呢?”
  “我想这是从上帝那里来的。”
  完成了类似于这样的对话后,这二个人都离开了自己的祖国,虽然他们相隔了四十年。一个被枪毙了,一个被驱逐了。
  现在,我愿意策划一段我们与林昭的对话:
  “你是做什么的?”
  “在你们眼里,我是一个罪人,我现在是一个保外就医的罪人。在我眼里,我是一个诗人。”
  “谁说你是一个诗人?谁把你放进诗人之列?”
  “不想再‘受骗’的良心和已经‘清醒’的责任。”
  “你学习过如何做诗吗?”
  “没有。但我活着。但我真实地活着。”
  “到底如何学呢?”
  “思想。我活着。我思想着。这不同于你们。虽然你们也在思想,但不是为活着,而是为死。这种活着的死是可怕的。”
  “你是为死的活而思想的吗?”
  “当然。人们必将记着我,人们必将不会记着你们。”
  ……

  今天,我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必须再“提”林昭,再提一提她的名字她的诗她的死——仅仅是再“提”一下林昭,不敢做更多的阐述。
  因为林昭对我们说了:
    “……
    在澎湃如潮的灼热的激情里,
    普洛米修士翘望着黎明,
    他彻夜在粗砺的岩石上辗转。”
  普洛米修士受难的一日,正是林昭受难的日子。这应该是我们戳痛“恐怖”的日子。

  评论这张
 
阅读(1297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