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我的一些很“嫩”的诗  

2006-05-16 03:40:58|  分类: 垒筑诗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星

(之一)
月亮滴下一颗透明的雨
我把它捧着
遥望一个朦胧中渐亮的天地

(之二)
以静立祭奠别人的葬礼 之后
又以飞逝诀别别人对他的祭奠
(没有悼词和碑文)

1981年冬于八角亭


不愿失去

我不愿失去
失去他深沉而刚毅的眼睛
和醉人的诗
以及诗中流溢的青春和爱情

小舟已经靠岸
岸上一片荒芜,我不愿上岸
因为我怎能失去
失去小河的悠远
和结双的白鹅
已经一老一少摇橹的歌

我不愿失去
失去他的憨直
他的皱巴衣角
他的伴侣鹦哥
以及学不象的绕口令
1981年冬于八角亭

记着你的泪斑

我记着我离开你家时你的眼泪
从别处房间顺着你的愁怨淌在你的胸前
用无悔拭着

走下楼梯的瞬间
打你的背影我听到了某些喁喁私语
我的衣袋装满了你刹那的印象

走下楼梯又是楼梯
走出了很远很远
我还留在那里劝你别哭

1982年8月于西宁



梦中读你

轻轻捧起你全身的颤抖
我肩头有瀑布直下四于尺
暗暗读你
有流云自眸中幻变
无穷感觉

我童子的眼眶
溢满你处女的羞赧
或许 还有泪水渐沥
未忘记我往日对别人的嫉妒
和你往日对自己的骄傲
统统被今日澄清的阴谋
从头蝉脱和掩埋

……此时
你我都不要忧郁和晕眩
都不要亵渎对方明净的灵魂
把真实还你
把真实还我
把你我还给真实

久久读你
在最后一个季节
没有任何证明

1982年冬季于大通

末 日

巫师把末日藏在腋下
让人们和所有动物骚痒至今
荒原不会再有死者葬仪
不会再有燃烧的诗人呼唤真主

末日哭述着他往日苦难
末日跪别着他往日情人

末日安谧地偎着我无力的臂弯
象床头好久没水吃的文竹
焦 黄 一 片

末日
是条发青的狼狗
脖子被缚
(有人蔑视着)

1983年5月于铜川

题《西罗普郡少年》

荣誉足以使天才毁灭
也可使四旬花儿复活
小小花环作为启蒙
却也光耀神灵的眼睛

在空荡的无一个响声的卧室
伏着你和你的小册子
从阴暗的窄小的窗口,望去
竟不是绅士的坟茔

窗外是盎然生机的公园
从密丛里来,向密丛里去
无意中,在落花园隐藏着
一个热情的、没有谜底的谜语

圣诞老人那张苍白的脸
不知已经被我们撕下多少张皮毛
年年梦见桎梏的女贞
却从未有过两个人的快活

总见你行街头等待熟人
我怎能不向往禄如镇的古塔
闭上眼睛,与你对话
揣探贵郡少年当年的多情而孤独

1984年3月于西宁


悠 远

空旷的灵魂会讲许多故事
生长淡紫色翼翅的木槿花
或者 几滴眼泪如桃花粉白

若仅是忧郁忡忡倒也罢了
糟得是蛮蛮雪原留有蹄迹
从太阳一升起一直到日落西山
也捉摸不透有人去了南边
还是北方
此时
太阳最短

1984年5月27日于大柴旦

那一年我孤孤单单
——借丽.卡扎柯娃诗句为题

选准一个无月无星但十分晴朗的黑夜
对自己的耳朵说
有一年我孤孤单单

那一年契约渐去渐渺
越来越约束不了寂寞和泪水的来临
那一年忍忍心当了担水的和尚

那一年没有见到一个女人
那一年觉得自己比女人还要女人
那一年记得自己作了一位女人的新娘

对自己说
有一年孤单症将我请进医院
那一年被孤孤单单医治得毫无脾气

1984年7月于西宁


十四行

A.

不知道了,不知道我何时触及爱情
等到从似懂非懂中醒悟,只剩半句被嘲弄的诗
但无论如何,另半句诗我必须再去寻找
因为我喜欢楚苦中幸福的爱情。不仅难忘

而且生命中愿赐于我的第二生命,也就
将在唯一的爱情中诞生。而其她都是多余
我愿平静中饱尝平静的日子和寂寞里诅咒寂寞
的黑夜
但无论如何,无聊时不能相爱

故尔我轻松地看姑娘们从眼前走过
轻松地翻阅色情浓郁的小说或者读则征婚启事
然后我还是做我应该做的事情。比如照照镜子

少时姥姥给我讲过母猿夺人成亲的传说
我从来没有把它当真。而今派上用场
增添情节讲给你听。不晓你对我是否当真

1984年7月10日于大柴旦

B.

我怎么也解脱不了初恋的折磨,总将自己缚紧
束紧翅膀,那早已沉没的白帆也照旧在眼前
象她那块拭泪的白方帕久飘烦躁的馨香……
自个儿不晓,这日子何时与我一块儿突然老去

听人讲大海不会枯,如同太阳永不消亡
最深厚的印象是情人的羞怯,而眼睛最难记忆
余下的只有渐渐淡忘,剩一尊骨架作个祭祀
待来年割几块鲜活的血肉,用良心追悼荒唐

请不要请不要说她十七岁的纯贞和娇艳
在她心中她变不成其它模样——她永远长不大
点点甜蜜与苦涩都无法体验来日的滋生和枯萎
爱哟,象残忍的魔鬼撕尸体以条条块块

而终于哪一天都不会因她的死去而轻松安憩
碎梦也往往在夜间潜入卧室与我碰盏干喝

1985年元旦于西宁

C.

你令人窒息的忠告当着大家的耳朵命我呆痴
眼睁睁望你步出囚禁你我的监笼唯有凄然笑笑
这一天开始我不再浪漫。拖着受伤的脊背
硬是顶起沉重的契约和从此以后我的孤独

逃避吧,千万别用你可爱的眼泪洗清累累伤痕
我甘愿用滚烫的黄沙裹住流血,咬牙吃去我这
半错误
尔后一口气跑上高坡,尽情逗弄自己的高兴
没有人看见——YODEL……我与你消失

……大约在黄昏,我与你和夕阳携手走下高坡
默默送你走落我心头,我举起手道省“郑重”
默默地我与你分离一体,我跪下再一次道省“郑
重”

翌日,想读本《圣经》好好打扫自己的灵魂
而把温馨留在昨天吧。而今夜第一次明亮

1985年5月1日于西宁

D.

难得寂寞。在远方喝你的喜酒我竟酩酊大醉
为你痛饮为你高高地举杯,宴请你我的十七岁
听掌声响起来,很久以前的故事在雨中流连
唯我和花草品玩韵味,无奈何地沐浴思念

听掌声响起来。那童谣就留给你的孩子我的孩子
以后不再回避不用回避纵然相视而不会言语
会记住八角亭无数次行徘徊,终究暗哑
恨自由羁绊——自己与自己的决斗更加悲壮

你的婚礼恩赐我多年忘却的惆怅并遗失年龄
最后叫省姑娘,将你那年那日浑圆的答案撕裂
过后无奈何预测,今年这鬼天气何时放晴

想起一幅画,我难得寂寞滚个雪人与自己玩耍
与你交谈,直到你融化为水并濡湿我的诗笺
掉几滴泪,哀告在远方我喝了你的喜酒并大醉

1985年10月1日于阜新

深 切

饮秋月之悲戚
焚烧昔日诗笺
猛想起红楼黛玉
那眼泪难得呀
以性命
播看家一乐

我已期待很久
银河已容不下我深深切切
几番错误加冤
确知寒夜漫过额头
我筑快乐之窝
却住满了恩恩怨怨

深切一番
落得郁郁寡欢
酸甜苦辣
只好把杯尽饮

1984年10月7日于西宁


我怎能忘却

我怎能忘却,清粼粼的B.D河,
轩昂的竹子和光着屁股的村童;
我家那记忆里的灰砖大瓦房,
古柜中有我孩时的手镯和脚镯。

月下的稻田里青蛙在叫,
小伙和姑娘在田埂上倾谈;
晚饭时满腿儿泥巴,一脸热汗,
此时,秀发沁香,新衣插枝蔷薇。

晓歌东荡,我怎能忘却:乡女
和水里沐浴的阿舅,摇篮的外婆。
其实,我并非一味追怀,
但总难免淡淡的惆怅……

1984年11月于无锡牌楼下

白唇鹿

A

撒欢的情,
在夏天的风雪里
磨练了冷冰冰的性格。
于是,有许多人追求她!

我也追求她——
寒风中,等她;
大雪里,盼她。
可她,踪影全无。

我失望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骆驼过去了,
绵羊也过去了……
我想,她该来了!

B

有一只温驯的花鹿,
想做我的妻子。
我对她说:不!
——你太漂亮。

她说:你想扼杀美么?

有一只可爱的花鹿,
我请她做我的朋友。
她回答:不!
——你太薄情。

我想:难道果真如此么!

1985年夏于青石咀


我怎能忘却

(之二)

我怎能忘却高原的柳,
在姑娘身旁扯的那片柳叶,
淡淡着所有的羞涩和胆怯。

我怎能忘却家乡的柳,
北方,高挺的白杨古老的汉槐,
怎比她的飘逸和风致。

记得也在这么个淡淡的晨雾中,
我吹笛,她摇片柳叶:多娴雅!
娴雅得似树梢上那双齐啼的鸟……
害得我至今无法忘却。

我不是太惆怅呀,我只是
太年青,太渴——在炎热的夏天
我伸出双手乞求雨的降临,
雨来了,柳会变得更绿、更美!

1985年冬改于阜新矿院


我怎能忘却

(之三)

我怎能忘却以麻雀命名的乡村,
一个未名诗人顽皮与撒娇的童年,
是在你的怀襟晃着藤萝长大的。

记得,我家瓦房弯山的顶梁上,
有一位鸟妈妈和成天讨食的儿女,
狭小而坚固的巢,少一位远涉的
爸爸,少一支和谐的夜曲。

我更不能忘却村前的一截河湾,
曾飘流过我涂抹了颜色的纸船;
有一段涩苦而牢记于心田的往事,
就在株株低垂的无帽竹下悄悄哭泣。

那时候我不会问妈妈问姥姥问个不停,
该知道的长大了必然会一清二楚。

1985年冬改于阜新矿院


海边独吟

的确忘了东洋诗人十二行精美歌词
他表演的形象被海滨清晰牢记
他的热泪
已成为银光烁闪的珠贝

为他身影之凄凉
沙滩奉献湿漉漉的情怀
为他孤单之脚步
浪花赠送多姿多彩的容颜

而今年眉角已经苍老
蓦然回首已是落潮时分
阴天没有海燕翩翩起舞
剩几点零碎音符昭示新头烦乱

1986年4月13日清晨于笔架山

海上雨

某种诱惑使你这般急促
遍叩我每一块不甘寂寞的肌肤
想必我没戴面具

翌日
你就真心对我说
在你怀里没有在天上逍遥、飘逸

怪我糊涂

1986年4月13日于锦州笔架山

夏 天

倚着夏天祭祀春天
夏天没有萧瑟风景
不唱挽歌

夏天有许多兴奋剂和笑嗑
夏天只有一种温度
夏天不流眼泪
不用手帕和伞

我说夏天是一首背熟的唐诗
你说夏天是你的名字
我就千遍万遍地咏读
咏渴读厌了没有饮料和泡泡糖
不被理睬和邀请

第四节下课
夏天开始放学
人们散去

1986年夏天于西宁

关于南方及女性的诗
——读《1986年青春诗历》有赠

读舒婷《见太湖》

你一个广东女孩子
一见太湖就打了一百个问号
(回答了多少?)
我一个在无锡长大的男孩子
却不曾把一个问号咀嚼
哎,我不见捉到鱼儿的丝网
你友好地把目光伸给我
我却难以抛弃一种尊严一种
无知
(虽然我确也经历过一
次鲜红的升腾)

读涓涓《我爱你》

谁除夕走离沸点,沉默
一双亮眼睛和三个字
谁吻去他的清白和自尊
委身于浪花和灯塔……
恨只恨红绢已淡!
爱只爱雏菊已谢?
因一个新娃的膜拜
你以荆冠替他乞取几块铜币
(沉默
一双亮眼睛和三个字)

读徐芳《雨夜》

是的,我们在雨夜里相识
你站在一个很小的岛上
雨,怎么也积不满
你的衣袋你的纱巾——
我想帮你顶起一支小小的伞
又怕在你的心头
笼上一层淡淡阴影
(你不要再见!)

1987年1月于西宁


听 歌

致齐秦

是大约在冬季
我约你在大雪纷飞的日子去看风景
说是风景中有女孩漫步江堤
说是风景中有吹箫少年思念如水中之月
说是风景中有疯长的声音渐入宁静
说某年某月将戳破某回心事

是大约在冬季
我约你在朔风放恣的日子去听传说
说是传说中有女孩走过心田
说是传说有唱歌少年爱恋如月中之水
说是传说中有狂奔的野马陷入冷窖
说某年某月某日将牢记某回心事

是大约在冬季
不知你何时归来
不知我何时离去

1988年12月24日于西宁


隔阂(寄琼瑶)

始终隔河相望
佳人独步
我也独步
流水叙述着两相情愿
始终彷徨
始终天各一方
男人和女人只能在梦中对语

始终隔水凝盼
佳人悲凉
我也悲凉
无限感慨顺流水呖啭
始终叹息
始终寻觅失落
男人和女人只能去远世相逢

1987年6月4日于平安大路村



两种生活方式
——品O.G.雷兰德同题艺术照

一种是站着的
一种是躺着的

一种裹着长袍
一种是赤裸裸的

一种是有年龄的
一种没有年龄

一种需要上帝拯救
一种全凭自身能耐

一种睁着眼睛也看不到
一种闭着眼睛也可以享受

一种装哑非哑
一种非哑而无须言语

一种牵累别人
一种一死百了

一种无题
一种有写不完的题目

1988年2月3日于西宁

似曾相识
——舞厅心理纪实之一

是谁 是什么邀我前来
捕捉并忍受惬心的烦恼
似乎吞吃半熟的葡萄
涩是涩的 但蛮好吃

似曾相识 那位姑娘
脸蛋象皎洁的匝月
诱惑满池星辰

是谁 是什么使我惆怅
谱写并演奏幽婉的曲子
似乎学读别扭的绕口令
难是难的 但蛮有趣

似曾相识 那位姑娘
身材象婀娜的青柳
吹荡满池春风

是谁 是什么使我饥渴
流浪并企求爱神的恩赐
似乎默祈古奥的经典
懂是不懂 但蛮有益

似曾相识 那位姑娘
舞步象蜻蜓轻轻点水
征服满池男女

是谁 是什么使我这般遗恨
忘掉记忆 记忆不再栖居昨天
似乎一段细枝一朵断根幼花
残是残的 但无人抛泪

似曾相识 那位姑娘
是结冰的风景在大理石上踏叩
俄顷 那姑娘无影无踪

1988年4月于西宁


等你离开我

拄一段去春的残枝
等你转身离去后
第一个因我而漂亮的风景

刚刚怀着的上百个假设
一瞬间都圈上句号
前头没有只字片语

我于是怀疑夏时制的精确
或者
或者电子秒表的脉搏

总之,除了夕阳的焦躁
还有
还有整整一杆字高度

1988年9月于西宁


复活日。惨淡而苦笑的不再是我孤单单的月亮
而白天黑天一直焚烧着的太阳也不再是您的了

于是我就对您说:让我猜猜许多许多的谜语吧
最终您会点我的额,嗔怪我啥都懂又啥都不懂

1988年10月13日于西宁


这时候你把我拉紧这时候你说我们要连在
一起这时候你说你不怕什么
这时候你脚步很慢很小很没有声响这时候
你想站立不动你不想说什么
这时候你想问“一万个为什么”又一个也
没有问
这时候你想哭尽你的泪水却一滴泪也没有
哭出来

这时候你保持笑容

1988年10月于西宁

 

以上诗作均选自《纯情男孩》(1988年),未校对稿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