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那夜温柔等等  

2006-05-16 03:43:53|  分类: 垒筑诗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夜温柔(1987.9.22)》

你缓慢地送我步出小巷
小巷是一管嫩嫩的竹苗
婉啭地吹奏着你和我的温柔

昨夜之梦飘散着浓浓的咖啡香
幽雾中闪烁着你调皮的眼睛
一切的一切变得沉寂、雅趣
沉寂中孕育着一个开始一个结尾

你我在巷口驻步相视
月光扶摸着你也扶摸着我
缄默中彼此揣摸着丝丝温柔

就这样盼月亮尽快悄悄溜走
路灯也不要偷瞧你的羞色
翌日我仍旧独吟无韵的长诗
为你,更为我自己祭奠

如今巷口耸立着我和你的石碑
你的影子走远了不再回头
那夜温柔只有一个人牢记心中

1989年1月22日于西宁


《小 燕》

燕歌悲寒已经冻入心扉
悠长的燕鸣仍旧令人焦躁
无暇望一眼别处旖旎风景
燕翅剪得我支离破碎

唇边流着淡淡的惆怅
头颅却又高贵地昂起
雨季里相思更醇
每夜呷上少许都醉到天明

天天拉着琴弦等待
思念是那小溪潺潺
再道一声“祝你一路平安”
朦胧中常滴一点干泪

燕子在瞬间打眼前飞逝
内心却时有燕翅击叩
再没有勇气放牧自己
草原已是一片白雪皑皑

1989年2月2日于西宁


《晚 风》

今夜感觉到了晚风的温馨和丝丝暖意
不再会为颗颗飞逝的流星而痛惜
额头不再焦脆和急噪

倘若有一天正因了今夜晚风的默契
我不会再在路边效仿乞丐

1989年2月25日于西宁

《岂是腼腆》

见过许多世面做过许多事情解过许多谜
我岂是腼腆
惦念寂寞我一时无法饮泪赋别孤独
你无意中折磨着我的纯真我承受不住
我傻得出奇不肯丝毫损蚀汉子形象
不愿叙说我暗地里的兴奋和希冀
问一问你的姓名我调皮地织就一个梦幻
相思曲无法谱奏不用准备琴弦
虽然唯一的听众一个劲地鼓掌助兴
……

没有下一个节目
我岂是腼腆
而是担心沾污你与我一样的纯真和暂时的
孤独
以及孤独中宛如细雨的情思
或者像座火山

1989年2月26日于西宁


《红色塑料鞋——观人体艺术画展》

除了你的头发是黑色的
只有这双塑料鞋是红色的
其余在我眼中都是天空的颜色
或者大海的颜色

而你比天空更玄妙
比大海更喜爱捉弄于别人

别人只好望一眼解个馋
一触即要罚款(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而这双红色的塑料鞋
我想街头上倒是好买到的

1989年3月4日于西宁

《植物五章》(散文诗)

兰花双叶草

  蛮漂亮蛮漂亮的一双拖鞋,绣着鸳鸯,不晓得打哪一天起,她就万分得意。
  她盼着一位十全十美的小伙子靠近她,做她永久的奴仆……
  一场暴雨,就打落了她的痴想。

签名树

  你太圆滑,让所有光临你一手操办的登基大典暨葬礼的人留下尊姓大名。这是标榜你的功绩呢,还是传记你的德行?
  要知道,恰恰是你扼杀了自己的母亲!

攀援茎

  你顺着他人的茎干高高地攀援啊攀援,翘着二郎腿为明天做着美梦。
  请变得自知自明一些吧!那些“变根”倒还听话,向“自力更生”迈了一步。但不够努力,还是失败了。

非洲紫罗兰

  你好紫啊!紫得泛蓝,欲滴。
  我轻轻地采撷下你那片最紫的叶子,晨曦里安放在诗人的碑前,于是,一株新的健康的紫罗兰从此诞生!

木麻黄

  桐花在倒春寒中毅然含笑鼎放,你又在火山灰中奇迹般地昂然生长……
  我觉悟了:植物同人一样。

1981年初春于西宁


《小秋林》 (散文诗)

  傍晚,小秋林是个谜。诗人从中想拾一叶熟落的羞涩。我,想挖采一枚远古而坚硬不化的海贝。听它的欢潮它的童话,听它逝去久远的仍在悲叹的初恋。
  然后,同它告别,说声明天见。

  傍晚,小秋林是个谜。夕阳遮遮藏藏,弯月紧随不舍。
  小秋林有许许多多的诀别,有许许多多的邂逅,恬淡的眼神,让和风细雨染醉了爱恋与憧憬……
  小秋林,傍晚是个金黄的谜。

1981年仲秋于西宁

《深夜漫步》(散文诗)

  混淆是非,捕捉贴近而陌生的灵性,借十五的月光照照镜子,自己全然不是自己。
  黄色的金粟兰,在我的花园的小路旁久开不败,其别致一格的香味,在我胴体深处久驱不散。当人们都睡了,再为她浇一次水,权当补偿自己开始衰老的根须,以饶恕那一天的过失。
  囊囊履声,不属于喧器,也不属于清寂,是一种叩门声。门内,没有户主和女儿。这是一根最弱的琴弦,只能在别人怜悯的目光下苟延残喘,其次,在墙角偷偷发发牢骚。
  内耗残重,已吹不响海滩馈赠的螺号。那年春天,你生病后,就不知你是死是活。   曾为你点燃过一支香烛,在菩萨面前,与别人一样虔诚地膜拜,结果却是东施笑颦,害得我也病了……心灵收获皱纹,月光潋滟,使微笑依然甜美。
  偶尔深夜漫步,偶尔想起你,也是偶尔……

1982年4月4日于大通


《想念木槿》(散文诗)

  你死后,夕阳染红了我们一起制作的风筝,我独自在瑟瑟秋风中拉扯筝线,竭力删改已经失去平衡的漫漫天际。
  缓缓地凝神行,不愿打破傍晚的宁静,不愿将你吵醒。木槿,我私自闯进你的田园采风,但愿你不要生气。你可以驱逐我的躯体,但不能割断我的思恋。
  我拾捡你所有的落叶,无论是枯黄的伤心,还是有一丝绿意的希冀。木槿,我围着你打转,头脑有些昏眩,但心非常明澈。让你在别人的怀里享尽人世欢乐,我纵然苦难一生,也算不得什么。
  日暮沉思,脚步轻轻,不愿吓跑鸟雀。那鸟雀也许跟我有一样的失恋,在把解药寻找。要不,它干吗与我一样失眠。
  在你死后,我想念从未见过的木槿……

1982年4月5日于大通


《极 地》(散文诗)

  在极地附近,埋葬着我所寻求的一粒种子。自梦的边缘,升锚起航,将某种期待在手中捂出热汗。
  虽然,总是无法懊丧的懊丧,但纯洁的白帆,与我的影子始终高攀于灵魂的桅杆之上。站在自己的头顶了望海平面,周围空茫死寂。何时能亲手编织一段灿烂的风景,将身处极地的泪水涂抹成骨架黯淡的《黎明骚动》。
  刈尽悲哀,强忍微笑,在极地建筑自己快乐的憩园,然后跳赤焰之舞,让闭塞、沉闷的极地也轻松一阵。
  呜唳,眸子和眸子,交织善人的猜凝和恶人的狡黠。两者,是极地的座标。
  在诗集中,极地款款走过我手中节节绿篙……

1982年8月6日于西宁


《盐湖月》(散文诗)

  戈壁的苍凉,更赋予你魅力。你被盐水清洗后,没有一点暗斑。你是天上的月光,在太阳的门槛上绊了一跤,而掉下湖底的。所不同的是,天上只有一个月亮,湖底却分明有两个月亮。
  天上的一牙月亮瘦弱,湖底的两轮月亮饱满;天上的月亮忧心忡忡,湖底的月亮心花怒放;天上的月亮缄默不语,湖底的月亮喋喋不休;天上的月亮在失眠,湖底的月亮在亲吻……我忽然醒悟:遥远、飘茫的月亮也有枯萎的日子,也有作梦的夜晚——咸是咸点,余味却口含了许久。
  湖畔有男孩的酣声,湖底有男孩的憧憬。戈壁变得无比幽雅无比柔嫩……

1984年4月20日于伊克柴旦湖边


《常年山头雪》(散文诗)

  有客讲,你是天帝孩提时失手掉落的一支奶油雪糕,天帝长大后,罚你饱尝四季的冷冷热热、风风雨雨。
  有客讲,你原是姑娘的一顶帽子,在一个风雪天,被大山摘得去了。
  有客讲,你是大山为早逝的爱妻扎的一朵白绢花……
  我沿着弯弯曲曲的干竭的鱼卡河,在戈壁深腹,废寝忘食地探询你的溯源。失望归来,觉得我比你荣幸,至少我还有一所小房子隐藏往日的、今后的秘密,而你连这点都没有。你实在太不公平,为什么不能变一变身姿,变为冰,变为水,变为溪,变为河,变为江海……
  那是一片冰清玉洁的永恒的圣地,无路攀援朝拜,只好在山脚借助经纬仪,让目光在你怀里撒娇般地打个斤斗。一霎间,我揣摸到了你的心脏早已与大山的心脏一起停止了跳动。
  于是,我倒相信那是大山的爱妻祭奠大山的白绢花。
  其次,才是逗乐的童话、伤感的故事。

1984年4月27日于大柴旦


《雪 莲》

  诗人们赞美你,歌颂你:赞你披着雪白的丝裙,歌你吐放着醉人的芬芳。
  ——他们没有看到过你!
  亲爱的,我为你得到过多的赞誉而深深内疚:因你冰冷的无生气的身躯,因你带着粉刺的脆薄的素衣……但我深深爱你,亲爱的!
  ——虽然我不如诗人,但我毕竟多次见到过你独立野山!

1984年初夏于海西


《漠中的小雨》

  你轻轻地下着,太阳还在头顶,望着开心的你,望着惬意的我。
  我数着数,数着你的温馨,数着你的凉爽,数着你如同渔妇晒在船头船尾的彩虹……
  我仰卧着支着渗透情爱的大漠望着你,望着你晶莹的眼睛,望着你飞旋的忽紫忽绿的时装表演。
  嗳,好美呀,系着你心我心。

1984年仲夏于马海


《沙 柳》(散文诗)

  大漠上,最不起眼的是它。
  没有河柳的婀娜多姿,只会瞎哼一支别人听厌的老调。虽然有时在漠风中跳起舞,也不过是神经质地乱抽乱打,虽然有时在六月吐几点绿芽,也不过是太孤苦的自我相思。
  大漠上,最起眼的又是它。没有其它能在大漠上同它媲美。比它的憨劲、倔强、寿命……。骆驼吗?不过是大漠上的游牧民罢了。虽然有时干渴曾使它焦黄,也不过是期待中的坚忍。虽然有时沙砾曾使它折腰,也不过是希望中的磨难。
  要知道,伟大,正在于平凡!

1984年仲夏于大柴旦


《掬别温泉》(散文诗)

  毅然借别荒原沉痛的泪珠,最后一次将灵魂沭洗。那人们熟悉的晚钟,遥远而清晰地传来,敲击愚笨的头脑和僵硬的身躯,一声声,渐悠渐重……
  贪婪地浸泡在你温馨的怀里,忧悒和愁闷更加素白、明澈。舒展四肢,长长地叹息以往的劳累和苦恼,一时间,我仿佛一只茸翅初生的雏鸟,用口衔的祭奠之品,孝敬上苍——让我平安享有这最后一次磨练,过后,无比的轻松愉快。
  让思索徜徉于诗行之间,汗水虽杳无踪痕,但一切意趣经细嚼之后醉人心扉。一位长途旅人,被你熏陶得迟迟忘却归期,凭籍你的友情,他原本空芜的内心滋生青青芳草,有蝶自草间装饰。
  涤净浮尘,利落地想起半段神话:爱枯里,叶枯里,年轻的神主,我自己……

1984年8月于大柴旦


《滩 头》(散文诗)

  那修茸了不知多少次的滩头。
  新媳妇是从这里笑来的;村里的死人也是从这里哭走的。
  她始终打着没完没了的喷嚏。她一天天老了,腰弯了,脚磨得光滑,头发也秃了,一天比一天难看。
  远方的亲戚是从这里漂来的;参军的儿女也是从这里漂走的。
  每当机帆船经过她的门前,她就会情不自禁地翻动着相思潮。
  她被淘米水围着。她被刷马桶水熏着。她被洗衣水泡着。她被雨水冲打着。……她从来没有道声受不了。
  她被机油沾污。她被上游扔下的破裤叉、烂草鞋……偶尔也有几朵凋谢了丽质艳容的玫瑰簇拥着。
  一年又一年,都是这样的自然,这样的协和,这样的使人眷恋而难忘。每一年,都这样漫长。
  其实,她是小村的祖先……

1985年春节于无锡牌楼下

《池 塘》(散文诗)

  小村后面蛙噪的地方是一池塘。池塘里满池都是荷花。
  荷花上滚动着晨露。晨露里有一个越来越红的太阳。
  太阳的朝晖下,西边来一位光膀的,东边来一位赤脚的,时而向后张望,怕跟来自己的母亲。
  一位装做捉蛙,一位装做采藕……
  撩开了片片碧蓝碧蓝的荷叶伞,露出了一对曳动着的情侣。
  蛙声儿渐消,荷露儿渐落。太阳热落在他们心底。

1985年2月于牌楼下


《草 蘑》(散文诗)

  旷野上长大的绿孩子,顽皮哟,瞧,夏雨还悬在西山头的那棵树上呢,他们就撑起了一柄柄漂亮的伞,用他们纤弱细嫩的手……
  我们这些从城市来的大孩子,跑过去,尽情地拾哟……一柄柄,装满了帽子。
  云来了。我终于听到几声绿孩子的哭泣。

1985年初夏于青石咀


《独涉远乡》(散文诗)

  蕴含四季的思恋,幽然独行,笔直地走向渺无人烟的极地,去看日出日落,月升月降;去看芨芨草欣然起舞,尽兴乘风吟唱,去看雪莲镶嵌荒坡,无人采撷;去看蚊子和苍蝇恣意侵辱两、三过客,驱之不散……去看上帝的葬礼,去听葬礼中欢笑的乐魂……弦管皆断……是人皆呆……
  走起来呀,伙计,别被梦萦绕,别存有某种侥幸,我们一定是被什么作弄着,而我们又甘于接受这种无止尽的作弄。独涉远想,如蚂蚁沙沙地爬,前面没有安憩的茅舍。
  走下去呀,伙计,别被枯燥吞没,别被疲倦压垮,我们一定是虔诚的朝圣者呀,而我们又甘于接受这种欺骗自己的朝拜。独涉远乡,一步一个头,一路之上,抒写着漫漫诗行。
  淤积四季的遗恨,惘然独行。用寂寞逃避婚典的喧嚣……宾客皆散……新娘缀涕……
  远乡,独涉新郎。

1985年初夏于青石咀

《大山的忧伤》(散文诗)

  默惯了,开口讲话连自己都感动惊讶和无法理解。打省城来的男孩更是激动的昼夜哭泣。
  多少年来,我赤身裸体,在青海这块广袤而贫瘦的神奇土地上,一面承受着被我覆盖的宝藏的嗔怪,一面领尝着天帝老爷时时对我这个憨儿的鞭打、削割。那男孩在我怀里作着无数次游戏,富有力度和韧劲的漂亮表演,初我之外,竟没有其他人光临观赏。难得他不知厌烦不知疲竭不知浪废青春不知生命只有一次,否则,他会在瞬间懊悔自己多余存在。用双手抹一把脸吧,跪在我的头顶,告诫自己需要等待。
  我那忠于我的苦难的情人,久无音讯,不知隐居于何处庙宇,享受脱离尘世之福,抛弃邪念之幸。品味她留给我的姓名,似在伤口涂上青盐,痛得我欲死不能,欲活不能。顽强地站立在荒原,与那男孩作伴。那男孩碧血满腹,一天又一天远远地寻找
着那梦的踪影,以及想象的温馨和甜蜜。
  有一天我颓然老去,不再年轻,不再有今天具有的精力为那男孩翘首祈愿,我将眼目不悔,因一生的徒劳,树立丰碑。
  那男孩一定不会将我感谢。

1985年仲夏于青石咀


《走向冬天》(散文诗)

  揣着昔日的哀哀怨怨、冷冷热热,我踏满径落叶走来。走向冬天。
  穿越多情的雨,穿越无情的风……穿越有情无情的橡胶林和岛屿,那里定会有他快活的诱偶的噪音么?
  这几年遗弃我独步孤行,久久行、久久依赖,如今在一夜间变得异常的珍重。
  我还需要怜悯的目光吗……

  我揣着挤碎的雁蛋,从杂禾野草中走来。走向冬天。
  那荒芜一片的盐泽,还有我深深浅浅的思念和曾经期待的天地么?呵,妈妈,你教会我默认、许愿,如今却是没完没了的相思。相思那沼泽中的纸船,能否承受雪雹的侵凌。
  听说你已靠上另一个坚实的口岸,我于是有像点儿获得,又有点儿失却。
  我还能乞望你的重访吗……

  揣着窗帘后的朦朦胧胧,我从城市中走来。走向冬天。
  我依然会一次又一次在夜里寻找,寻找那朵早恋的蒲公英,和那个羞红了腮的作揖。假如生活果真捉弄了你我,它也是不小心碰伤了你我天真浪漫的触角。
  所以,何必谴责我们的幼稚和无瑕的浪漫哩。
  八角亭还温存着你我的话语吗……

  惟我空着双手,穿越小巷,走过大街,从失落的梦中走来。走向冬天。
  请相信吧,在雪花飘飞的季节,我不会单单冷静地回忆,我更久久地考虑着一个难以解答的谜面。
  ——许许多多的石头富有棱角,许许多多的人富有棱角,许许多多的人间事也富有棱角,决不像当年你我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浑圆哟。
  呵,妈妈,那纸船上的摇橹女还在吗……

  虽然,这还是一个冬天能够冷却的温泉。

1985年初冬于阜新


《雨打长江》(散文诗)

  污秽多吗,悠长的河床结了许多疙疸,你的脉膊显得衰飒而战栗。沐洗一下吧,父亲,让儿为你搓背。
  此时,尘垢倏然消失于天边,爱意随零碎而永恒的思绪蜿蜓为一条蒙蒙的月光河,正是亭午,却好一派傍晚景色。以往苍白的忧伤,那寓意繁密的涟漪,被一片又一片溅落的昙花所淹没。
  你一改稔熟的歌谣,与天宇合奏浪漫的抒情曲。
  时髦的乐器,时髦的鼓点,时髦的噪音……还有时髦的听众。
  此时,你留恋过去,留恋源头的第一滴冰溶,留恋荒芜地带奶茶的清香醇厚,留恋三峡神女静止了于你的年龄一样久长的目送姿态……留恋你的曲折迂回、跌跌撞撞,倍感情深义重。
  我以一腔柔情与你相持……离大海不远了,父亲,我们都已感到了欣慰。
  此时,我是第二座神女峰……

1986年6月23日于南京

《西 施》(散文诗)

  本是乡下浣纱巧女,干吗去作吴王的宠妾,用吃人的色相,为一个君王消灭了一个君主。你那沉鱼落雁的俊容,因赢得了别人的骄傲而无比丑陋。
  好一个忠臣范蠡,竟导演出此种绝顶罪孽。
  你作为玩偶任凭吴王赏玩;你用肉体杀死了吴王,同时,吴王也杀死了你的精灵。之后,你的玉体不如一块霉臭的猪肉。好一位爱神范蠡,战云散去,你放弃高爵厚禄,还将此种女人拐来隐居,写风流传世。
  想象当年你二人朝夕相伴,每一尊怪异的太湖石都曾衬托过你们的身影,每一掬清澈的太湖水都曾映照过你们的笑眉。你们用迟到的挚爱,追悼早时的荒唐。因一个的千古垂名,你们埋葬了自己。
  想象范蠡的功绩,是你的耻辱。
  想象你两人的爱情,是吴王与越王的功绩。

1986年6月27日于无锡蠡园


《妖艳信女》(散文诗)

  告诉你,虔诚过了头,就是欺骗——别人和神仙都不会缺少什么。
  你说你眼前无光,可知道你的眼睛忽然明亮,耶稣也忽然不见。来世,但丁和萨特也无法复活。
  《古兰经》说的好,当太阳黯的时候……当被活埋的女孩被询问“你因什么罪过而遭杀害”的 时候……每个人都会知道他所做过的善恶。
  喂,你信哪种教义——妖艳信女,时刻预备开缺吧……

1986年6月28日于苏州西园


《大海音乐》(散文诗)

  1、沙漠舞蹈,一姿接一姿,分外壮观风流。
  驼铃,古老而未弓背的驼铃,自霜白的眉间划破天国的寂寞。
  汽笛,长着雄鹰翅膀的汽笛,悠扬地召集族人,排练一台精彩的联欢晚会。
  所有的眼睛——只有那么褚黄的一双——所有的眼睛,都追逐着绿色波涛,确定自己美的主题。

  2、然后,我们焚烧乐器和乐谱,骑上骏马,离开母亲,去远方流浪。
  这是一台告别晚会,这是一台洗尘晚会。这是一台充满平安重逢之后欢天喜地的晚会,这是一台充满又将远涉之前离愁别恨的晚会。
  妈妈,你二十二岁的儿子,还没有被大海簇拥过,虽然他在瀚海听腻了大海激昂、催人奋发进取的音乐……
  他还是纯洁的海盲。

  3、然后,我们闭目抉择:聪颖或者草味。露出脚趾的照片,被涂抹上逼真的色彩。看客,戴着墨黑的眼镜,尖瘦的脸面,显露出乏味的神色。
  鼓乐齐鸣。鼓乐长鸣。大海,总是我们作为失败者天葬的奠祭品。
  请容我为他整容,妈妈,那支竹笛已被喉头的 呜咽冻塞,碧绿的、习已为常的葬礼曲是大海音乐没有阐述的响当当的尾篇。

  4、最后,我们用苍白的理智建起朴素的灵堂,用进口的棕榈树悬挂华丽的花圈;然后,我们脱衣安息。
  没有也不需要冗长的悼词,大海受不了三鞠躬的折腾。她拿惯指挥棒的手,抬不起空洞的梓棺。
  而那迷人的音乐,伴着时装模特轻盈的步履,一波接一波在岸畔耸立起来耸立起来!
  退去,是一件哗哗作响的风衣……

1986年6月29日于上海

《一夜长堤》(散文诗)

  西湖呵,你是一位闻名遐迩的女诗人,只有你才清楚,每天有多少你的崇拜者自东南而来、自西北而来,诚心拜访你,你又是多么的好客哟……
  我多想成为你的一景,作你的第四月潭,昼夜护侍在你的身旁。
  呵,西湖,你有大海的气息,但不分此岸与彼岸;你有岛屿的浪花,但总是情意绵绵,没有发怒的日子;你有丝丝涟漪,但没有潮涨潮落,难料凶吉。你清纯,是一位从未有过邪念的处女。
  短短一夜,你走过我好几回哟,依然比画秀美,比诗更富有魅力。你的确是一位出众的才女,长堤是挂在你脖际的一串项链……
  或者玛瑙手镯。

1986年7月1日于杭州

《中秋祭》(散文诗)

  当日子到了中秋的时候,心也就黄了。
  当心黄的时候,树叶也就落了。
  当树叶开始落地的时候,中秋也就到了。
  (中秋之时,月圆圆。中秋过后,月还圆。月圆之时,人圆圆。月圆过后,人还圆。圆。圆!圆……月还圆……人还圆)

  当中秋来临的时候,我的生辰就快要到了。
  当我的生辰来临的时候,你的生辰就快要到了。
  当你的生辰来临的时候,想必你们的孩子就要来到这世上了。
  (昨天和今天,我毅然违抗你沉默的旨意而一直孤行。你是诱惑的蛛网,我因企图伴你而久久获不得爱的自由,我想撕破你的网,又怕撕破你无比俏丽的脸。)

  当中秋风将你吹落,我与你同行。
  当中秋风将我吹落,我仍与你同行。
  当中秋风将你我都吹落,我仍愿与你同行。
  (月葬池湖之底,我在湖畔游荡,吹着一夜又一夜的哀怨,将你送行。
你难听见……)

  当已知你无暇恋及我的时候,我仍把所有的时间给你。
  使我丧祭的,是你唯一遗留给我的仅是你的姓名……又一省呼唤!
  ——我仍不能买到你对我的许诺,更不能卖掉我对你的许诺。
  (中秋风又在啸鸣,你有了家但愿温暖,我无家可归只好走上空寂的漫漫的街头。
……但愿有个终头。)

  中秋祭,一轮好寒心的相思。

1986年中秋于八角亭


以上这些很嫩的诗均选自诗集1989年《纯情男孩》。
大多在成集前发在一些报刊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