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月之朦胧等等  

2006-05-16 03:45:41|  分类: 垒筑诗家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月之朦胧

  月之朦胧在清冷的盆水里,波荡着彩云,穿梭渔帆,婆娑竹影;
  夜之寂寞包裹着一颗追索光明的月筝,有一饱经风霜的老妇,卧在门板上,想那年轻时一幕幕愉快的往事……
  月之朦胧在乡村的雨景里,滴落着荷花的幽碧,曳动着滩头的缤纷紊乱,变幻着田野四季的肤色;
  夜之喧哗蔓延着一艘情窦初开的寸舟。那是我在做新郎的晚上,一滴眼泪吓跑了新娘,吓跑了难再嫁接的连理枝……
  月之朦胧在辫丫头贞洁的眼睛里是翱翔的白鸽,
  月之朦胧在瞎凹的老人的眼睛里是僵死的乌鸦……
  月之朦胧是一池淡淡的水塘。

1986年10月2日于西宁


眼 波

  这不是泉溪,却奏流着如此欢愉明快的曲子,像滴融的冰洞,含有春意,含有生机。
  谢谢你从来不愿看我一眼,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一种缄默;这不是湖泊,却洋溢着碧色的水波,像大漠的风动,裹着希望,裹着惜别。
  谢谢你从来不对我淡淡一笑,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一种悲怆;这不是大海,却飘载着桔红的朝阳,像童话里坐在海边的美人鱼,盼来潮涨,盼去潮落。
  谢谢你从来不唤我的名字,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一种契约;
  (你不是淫女,却挑逗着所有的男人,像维纳斯的断臂,缠绕着芬香的孤苦。谢谢你从来就不认识我,我要的就是这种陌生:一种催化剂。)

1986年10月于西宁


题《琼瑶的歌》磁带封

  茶香,使人爽快。您的眼睛是两叶碧绿的芭蕉,小雨淅沥沥,一篇篇动人的小说纷纷滴落……少男少女在夏季着凉感冒了。我就是那拾柴的孩子,回家的路上,被您的雨
淋得透彻。透彻……透彻中坠入一个个难解释的梦——
  花,为什么开了又谢?
  花,为什么谢了又开?
  您知道吗,在您的雨中,我因您的这些梦而迷路了,脚下又很滑。而远方的海,仍就拍击生根了的您的礁石——
  有位淑女,在海一方……而我的纸船踮起脚尖也望不见了,您望见了吗?
  而您的歌,仍就荡气回肠。
  (三十分钟,再加三十分钟,就这样过去了。)
  而香茶,仍使人爽快。
  于是,我继续慢慢品尝,继续无忧无虑地想象一支支凄美的乐曲。这时,伊人从您的雨雾中闪出,悄悄地对我说:雨就要停了。于是我不情愿地又只好走在回家的路上。

  海潮赓续不断,记忆却又受凉了,清流依依。
  而歌,终于停了!

1987年2月4日于西宁

狼之弦律
——致诗人昌耀

  A、嘶叫着反复冲刺的跳跃,完成这世间无处卜居的黑色流浪。跳跃中弃孤苦悲郁,弃颓唐,弃颓唐中的游戏。惟一,不弃自己。
  于是,一下子您跌成万事不晓又万事明晓的孩子!
  嗥。从冰河上一跃而起。忘却残疾。
  嗥。从远古走来,向远古走去。忘却喜剧的破灭,忘却悲剧的夭折。而正剧呢……
——嗥——嗥——嗥——嗥——没有往事翘首以待。
  B、而丝人过不了沙墩:堑壕很多;荆棘很多;竹刺很多……那个时候抬棺者很多,宰杀者很多。您只好含泪而信心十足地吹奏柳叶,在清新馨香中沐浴雨雪。
  您再不要狂奔,止蹄。不,您再更快更远地狂奔,蹄,急骤!急骤!
  从我的肩头跃过。嗥——将我抛远!
  向前走去,向有形的鬼神走去;
  向后走去,向无形的历史走去。
  C、因为,您还年青,还未老未衰未竭呀。您还能听到雏鸟低低的啁啾。还能望到淡淡的月轮。
  您老练地脚踏实地地从这里走向那里。
  这就足够足够了。您以自己热诚的心换来一个勃勃的天地。一个属于您的天地。一个属于人类的天地。
  您在这个天地间狂舞。人类在这个天地间狂舞。
  ——同大海的臣浪一起降落一起升腾!
  ——同大漠的旋风一起停憩一起飞动!
  D、当然,假如有一天,您能路过我家门前,我愿送您一窝活蹦乱跳的蝈蝈,一窝很会生活很会竞争的蝈蝈,一窝只知战斗不顾生死的蝈蝈。哟,与您一样不停地喊叫着喊叫着——我残疾的战士啊。
  嗥嗥嗥嗥……
  然而,一挥手,您打翻了瓷钵。
  于是,我们都闭上了眼睛,沉默,久久沉默!
  而“生之留恋将永恒,永恒……”
  别——无——它——路。

1987年4月4日于西宁

孤苦的快慰

  1、失去的,若干年后,也许会成为一生中最大的财富。
  2、一个人最大的痛苦是不该孤独的孤独。在需要伴侣而没有伴侣的日子里,他就会本能地创造原不曾想过的事物,来掩饰自己的空虚。而他一旦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一种过失,他就会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的责任感。而这种责任感又必定迫使自己忘去自己。
  能忘掉自己,才能寻找到自己。
  忘掉自己,才能赢得生活赢得得世界。自私,也会在觉醒的孤苦者心头埋葬。
因此,上帝赐予他含笑而终不悔!
  3、另一种欢乐、幸福,确建筑在孤苦之中。
  在浩大的世界中捕捉微小的世界,在微小的世界中发现浩大的世界,这正是孤苦者磨练的结果。
  4、冷静,人的心田才生长多彩的感觉。孤苦者往往因流泪而冷静。多彩的感觉是很好的眼睛,它能辨认美与丑、善与恶……
  冷静,使孤苦者长得很快,且永远不熟透,欲坠而不坠,将自己诱惑终生。
  长久的孤苦者往往是诗人。

1988年元旦于西宁


那少女

  小镇是一首脍炙人口的古诗,有李白的飘逸,
  杜甫的沉郁,苏东坡的豪放,李清照的婉约。你从诗中走来,如含露牡丹、出水芙蓉、浴后水仙,无论行走或者坐卧,与小镇同特现代风度。
  那少女洋溢着青春的手臂,拥吻小镇年轻的芳心。她步履跚跚,在新拓的马路上逶迤无限遐思。
  丹凤眼,没有片刻忧悒,脸腮没有自愧弗如的怯色,她用新颖的挎包、花伞搭起小镇门户,热忱欢迎你乘暇惠临。
  经过小镇的开放,那少女的梦不再冷冻,袅绕着每一位嘉宾彻夜为之陶醉。
  那美丽的少女是我在小镇广场信手勾勒的一个点,是小镇的明天。
  明天,那少女不会出嫁。她的身后,有一支求爱大军。

1988年1月于西宁

冬 祭

  那湖水是在一夜之间迅速消失的。令人吃惊的是,经过一冬的压抑,湖水比以往更加清澈碧蓝。

  ……那一切的一切是可以省略的——能提起往事,却往往提不起兴致。如一位刚出校门的十七岁的少女,总是有事无事地嚼着泡泡糖,我口嚼黑色橄榄。开始是醇甜的,不久就无味了——苦也好呵,能换得几首廉价的情诗。
  而我那时不懂……当汉子能咽下自己的泪水,就不懂了儿女情长!
  当门被你或者被他人关上,我仍然在风雪中走动;当门从里面或者从外面钉得死死,我仍然在寒夜中轻叩,此情难却。
  冷清清苦了孤月,望我望到天明。
  再甭说还有一份契约,一页不能履行的条文。
  一旦失去信任,一切作为都将视为背叛。
  有时人就这么傻呵,非等到泪水淹没了膝盖,再想离开已经很难了。
  此情难却。
  你的微笑,你的回眸,你的……讥诮,甚至漫骂,都在今天成为我的财富。我像葛朗台(吝啬鬼)一样呆呆地守护着我的财富——直到今天。
  昨天所有的花都闭死了芳容;我没有枕着你的背死去,也没有在你的身影中觅到新的安慰。
  等你出嫁,我心沉沉……
  等你死去,我心沉沉。
  等你死去,我将不再忧伤不再哭泣……不再祈祷孤独。
  祭冬:彼此珍重!

1988年春节于西宁



致K·Q·P

  彼此谁也不曾流露过……彼此心底的爱恋。因您,我晓得含蓄和等待。我的诗风也因您而变得深沉和质朴。彼此心底的爱恋,彼此谁也不曾流露过。
  彼此谁也不曾唤过……彼此的名字。因您,我晓得那些是多余的那些不是多余的。我的性格也因您而变得冷寂和复杂。彼此的名字,彼此谁也不曾唤过。
  彼此谁也不曾提起过……彼此的痛苦或失意。
  因你,我不再流泪也不再骂天骂地。我的命运也因您而不再自己去建构自己去择选。彼此的痛苦或失意,彼此谁也不曾提起过。彼此谁也不曾谈论……
  彼此的追求或梦想。因您,我不再贬低自己也不再废黜自己。我的理想也因您而不再放弃而意志钢强。
  彼此的追求或梦想,彼此谁也不曾谈论过。
  彼此心底的爱恋,彼此谁也不曾流露过。
  彼一时,此一时K·Q·P,我们彼此是否还在留恋那阵子的坦率和纯真。

1988年2月25日于西宁


李清照

  那么多的黄花为你的忧郁而忧郁。它们因你一天天的衰老而一天天枯竭下去。它们为你流的泪,比你为它们流的泪还要多。它们想对你说的话,比你对它们说的话还要多。
  李清照,有什么思绪使你整日整夜喟叹人世间的阴晴圆缺,有什么思绪使你一诗一词借喻黄花来暗示这阴晴圆缺。世上的事呀,真是没有一件可以讲透。
  (德甫——你的丈夫,不早你谢世,你又能美满几天,如意几天?)

  那么多的尸体为你的哭泣而哭泣。快九百年了,那染血的钢刀,还威慑着你赢弱的身躯。你用正直为那面民族的旗帜讴歌,战士们听着你的歌一个个庄严、豪迈地倒下去,他们说:焚烧之后并非都是充作肥料的灰烬。
  李清照,有什么东西使你坦露女人的胸怀,有什么东西使你戳穿一位高贵男人的脊梁。国家的事呀,岂是你一个女人所能左右。
  (杜甫——你的丈夫,不早你谢世,你又能安稳几天,称心几天?)

  李清照,用押韵的诗歌荡涤两种死亡……

1988年清明于西宁


文 竹(之一)

  这是第四盆文竹了。每盆都非常的玲珑小巧、亭亭玉立。二、三片绿云,停滞在小小花盆的上空。
  那细弱而挺直的根须,一日三餐吃喝着我精心喂予的美味佳肴。
  而头一盆夭折于贫血,第二盆死于缺钙,第三盆被阳台上的光芒残酷地夺去了生命。这第四盆,打从郊县那位老妇手中讨来,就格外珍藏于书架的旁边。书架上,有写爱情,有写童贞,有写风景,有写神话的形形色色的诗集。不知道它是否乘我外出的时候,随手打开它们寻找诗人恭维它的诗句。
  也许它相当失望,诗人们都跟它的主人一样,忽略了它也是一位能够开花的情种。
“主人,我不想长大。”它睁开眼睛,流露出某些恐慌和纷乱。
  我终于发现它可爱的劲儿,我因它的真诚而瞠目结舌。
  它的手臂渐渐褪去光润,开始下垂,衣服愈来愈少,根须越来越不爱吃东西了。
我失魂落魄地用新鲜的牛奶喂它,用绞融的糖水喂它,用香纯的咖啡喂它,盼望它痊愈,但眼看它一天天未老先衰下去。
  “主人,你要哭就哭吧!”
  也许我的眼泪能够将它医治,它不是也有眼睛吗?眼睛与眼睛该是相通的、该是无话不谈的、该是可以互相凝视的呀!
  而它再也不说话了,使得我也好似一位大家都十分熟悉的孤苦伶仃的哑巴。
  我明白,它想到死了——与它的主人同样具备这人的两大本能之一。

1988年9月于西宁


文 竹(之二)

  终于,在诗友同样撤满诗集的房间里,我有幸看到了开花的文竹。那青青的枝叶,爬满了屋顶,有一股幽香,侵入人的心扉,使人无比的爽朗愉快。
  那鹅黄的罕见花朵,象斟满美酒的精制酒杯,使所有酒鬼为之贪婪,为之不肯离去。
  而此时有一段伤心的泉溪自心底漫溢,记起我养育的四盆文竹,都在相识不久就匆匆死去。
  “你献出了所有的精力和正直。”而我仍然嗔怪自己不懂玄深的医术,不会玩弄铮亮的手术刀,不会开张只有它知我知的民间土方。
  以我倾巢的财富,为它寻一条生路……最终,也仅买得一具小小的木棺。
  诗友也许掌有合理的养育经,而我不便乞讨,从来就没有无偿的奉送,何苦用自己的良心去作难堪的交易。
  再次嗅嗅文竹花的芬香,就当是在梦中,看见自己的一样。
  只有它知道并非如此,这多么可惜。但愿不要被戳穿。

1988年10月于西宁


枕上读李商隐诗

    这是幻影,还是梦境
    歌声已经杳逝,我在昏睡,还是清醒?
       ——济慈《夜莺歌》

  再见圣女,那苔藓一定还是碧绿的。姊妹俩既然难成仙果,我又何必暗自祈愿。重逢圣女祠,泪,七八五十六滴。凡尘,凡人,凡事……

  义山(李商隐字),我佛大慈大悲,无缘邂逅倾吐肺腑之意,还有缘复点香水寄寓情爱,你诗中故事,内中道理,我姊妹纵然愚懦也明晓其源其终。菩萨保佑,施主珍重。

  双手合一,一对目不转睛。

  再见柳枝,那姑娘一定还能吹奏出天风海涛般气象壮阔的曲子,或者哀怨欲绝的音乐。支腮品玩我喜少悲多的《燕台》,你那番认真,我与飞鸟一起止步。既然难聚难合,人,何必相识相慕……

  义山,难得你多情善感,一盆火一样的恋情,自生自灭。啊,纯洁、诚挚的相思呀,特别贵重于离别的黄昏。洛水缠绵,博山碧静,好一个去处呀,夜夜梦甜。小女作揖,官人郑重。

  飞云流彩,一带羞红春色。

  再见王氏,那小苑中丰艳的桃花一定还是嫣然含笑,而轻盈的蝴蝶,频频双憩双飞。一曲《离思》,《念远》深切,朝朝暮暮,纵然诗情万段,也难却中年亡痛……

  义山,你我结爱恨晚,来之不易。流莺易失,家妻常在。以一女字全新,给你一点点慰安,我死无憾,多谢你对妾耿耿不忘,抒就许多名篇。坟头红蜡,无泪干泣。奴家有礼,郎君保重。

  蝉柳《花下醉》,悲喜《房中曲》。
  昏昏入睡,不顾翌日阴晴。

1989年3月2日于西宁


最后一页风景

  周末,最后一页风景被雄燕从积满尘土的书斋中衔向我期待很久很久的地方。独自走向舞厅,最后一页风景是沉默于楼梯间的无匣单车。
  梦的印象已经涂抹完毕。无精打彩地伸伸懒腰,将夜间某事嫁接出果实,权当丰盛的野餐。冬末春初,是最令人羡慕不已、激荡不已、探寻不已的时季。死去的开始复苏,老去的都穿上了花裙。最后一页风景是一头失去侣伴的野兔,无所依托、无所
牵挂,甚至无所思恋地窜跳在这个时季,不能抑止迟复的追悼。
  最后一页风景是江堤之上,偶尔有一群顽童嘻笑而过。一位诗人,为观看这页风景,在江边装作不会说话的、但口哨吹得十分动听的渔翁,傻等了四天四夜,寂寞里有西来之水辗转难眠。
  最后一页风景是初夜的静坐,将忧郁抛入无须叩拜的峡谷,尽量让思绪回归真实,而不是拍卖自己,随意诧异。
  骤然起风。最后一页风景变得朦朦胧胧,难以分辨色彩的浓淡。依稀可见萧条的星辰,将我与你长聚于斯,一碗同吃,一杯同饮。
  咬牙轻轻弹落痛楚,如同打只尚未婚配的麻雀。
  最后一页风景是孩提时的游戏,只有母亲理解儿子的宿愿。
  最后一页风景是一颗没有鸟巢的歪脖子老树,树下有人检讨着某一年的冒失。
  只有风景,没有尾声。

1989年3月4日于西宁

(选自诗集《纯情男孩》,未精校电子版)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