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青石咀。油菜花与最初的挚纯  

2006-05-27 06:22:48|  分类: 行吟大巅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常有一种回忆是致命的,对多情者而言
回忆是挚纯的,但常常是深渊般的……



翻那大山的时候我是惧怕那崖上的路的
那车开得很慢,慢得我老以为它在向后退却
后面便是深谷,我没有到那里去玩过
不知道我的那些伙计们是否等在那个地方了
深渊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手拿炻器的放蜂人在菜地里寻找着阳光
菜地一片喷香,令人炫晕的黄色的风景
泛着金光,我们熟练地穿梭在金光里
金光从我们冷漠的态度中从稚嫩走向隽永
深渊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确实有一个幽会不曾捅破窄小的心蕊
虽然那些蜂并不放过她的艳丽……她的衰颓
在思辩的空间鸣唱着、召唤着祥和的安眠曲
确实世人在始终陌生的土地上捕捉叹惋的唐人
深渊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依然的腐朽。在金黄一片的脑海里兴不起风浪
那是麻木了,那是逃逸了,那确是腐朽了
那碎步于贫穷的郁葱中的确是垮掉的边塞之诗
我的挚爱倘佯在无边无际的一片金黄里
挚纯在那里慢慢地融化着

我再听不到熟悉的莺鸣。那是三宫六院
是三宫六院的我的女人们死去之时的呻呤
那依然腐朽的超脱的灵感依然安踏于一片金黄之中
天上、地下都是赤裸的阳光普照着最初的较量
挚纯在那里慢慢地融化着

也就只能在这个时候想象我的三宫六院
那众多的粉饰的脸如同油菜花般默侍在周围
周围有太多太多的眼睛,窥探着我拘谨的诗行
我没有说那是小镇上的故事,以及忘却的忠实
挚纯在那里慢慢地融化着



就让那挚纯在那里慢慢地融化着吧
虽说深渊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

1985年仲春于青石咀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