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悼远去的惆怅和女人——清明三祭之一  

2006-05-06 04:10:04|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还是这个天么?我不知道,仿佛天已经离我们很远很远了;我只知道地还是那块地,没有什么变化。就是在这样的情绪支配下,我开始了某种悼念或者回忆的航行。
  亲爱的,总是在无数的烦恼和无数的苦闷包围下,我便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你,想到多梦季节的绚烂多彩,想到初恋的激动和失恋的惆怅,想到青春时的浪漫和率直,想到年轻时的闯劲与经历过的坎坎坷坷,想到无数的星星朝我走来又离我而去,想到我曾经苦苦追求过的而始终不能得到的纯情女人,想到我曾经苦苦跋涉过的大漠、盐泽、荒原、雪山,想到在无数暗淡的夜晚曾经流下的每一滴汩汩清泪。
  在许多个日日夜夜,我一次次地叫唤着你的名字,又一次次地将你远远地打发走。那个时候,我不知道能给你什么,或者说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只知道人生刚刚开始,我们有太多太多的不懂与无知,那些足以致命的原素支撑着我们的多梦季节,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同时又令我们感到可怕的事情。在那些迷茫的岁月里,我们能指望自己为自己做些什么呢?为别人做些什么呢?在那样的季节,一个年轻而幼稚的爱的梦幻的确容易开始,但仿佛更容易结束。
  我们只能将太多太多的感情和思绪深埋在自己的心田,我们不能做其它的什么。
  在我们那个纯男人的队伍中,我可能是感情最饱满最深沉的一个人。在远离城市和父母的美好季节里,我只能幻想你,感知你,并在每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怀着你的笑容走上漫长的跋涉之路。虽然我知道一切都是那么的空茫和无趣,但却是我当时唯一能够做到的呀。
  你给我的每一封信中,我曾经很好地保存它们,把它们当作经典的名著,每一年都要读上几回。但是在我不再幼稚,我便将它们付之一炬,让它们永远地离我而去。留下的,是最隽永的感情。这种感情,对每一个正常的人来说,可能是非常短暂的,但绝对是隽永的。女人,你现在能够体会到它们的重要和难能可贵了吗?
  在以后的许多日子里,我很少写信,也很少读信了,我知道我失去了自己。这一点不可怕。但信确实曾经给我带来欢乐和永久的怀念。
  我必须感谢上帝对我的青睐和关照,将你曾经赐予给我,虽然我没有把握住任何一个机会,你也没有给我再多的机会,但我依然要感谢你们,我的上帝和女人!
  回味过去的一切仿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和经验来体味过去的一切。过去做的对也吧,不对也吧,从今天的角度来讲都无关紧要了。我曾经说过,老是回忆过去的人是永远长不大的人,但在“历史”面前,我们有谁不是永远都长不大的孩子呢?我们记录下了过去的一切了吗?我们理解了过去做过的是是非非了吗?我后悔过去胆子太小,现在也不大。我后悔过去感情太过专一,现在也不滥。我后悔始终不曾碰过你的手,现在也没有碰过。似乎没有来年,要不我会做个方案,订一订如果还有机会我会做些什么。我不想推测更不想猜测,我是认命的,我们都必须听从上帝的安排。不是么,我们都必须生活在上帝的慈爱与敬畏中。
  在遥远的地方总会有我们各自的坟墓,是的,总会有的,我们不能选择,我们也勿须选择,如同来时,我们只能祈祷各自活之时的平安以及死之后的安宁。我们不能有其它的选择,在逝去的事物中,我们不能选择重新来过,除非上帝是不存在的。或许上帝真的是不存在的呢。
  应该一直牢记那个大雪飘舞的季节,我在那个遥远的城市骑着单车去寻找你的往事。见到你后,我们没有多说什么,说的全是无关紧要的话语,说的是你家里的事,说的是你妹妹的事,哟,如今你妹妹成为音乐师了吗?还说到你的父亲,说你父亲的画。然后我就走了。不得不走了,在路过小桥的时候着实地摔了一跤。后来我有幸说给你听过这段很没面子的事,你说是吗,怎么那么不小心呢。故尔到后来你说那时还是喜欢我的时候我是怎么也不会相信了。我知道,你那是在宽慰我呀。其实,我蛮能受伤的,在你面前,受伤蛮幸福的呢。在我那次从特区飞到你的新城市时,我们又只在火车站附近的公园走了走,喝了一个小时茶,然后我就坐火车走了,你送了我一包香烟,是“35”,我一直记着,那烟我好久好久都没有开包。现在想起来,那包烟我做什么了呢,珍藏在一个地方永远地忘记了吧。这也好,每当我拿起香烟,我一直便有了一个空空的念头。
  在我们中间,如果没有小芳,我们能够走到一起吗。我想依然不能。你对你这个同学想的太多了,但你始终没有为我想过,为你自己想过。你说你怎么能与小芳争我呢。可你是否知道,你要我去爱不爱的人,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呀。你说“你们不是都吻上了吗”,是的,我解释过,如今我还是要说是小芳硬亲了我一下。那天我在家“画画”,小芳来找我,说了许多显示才华的话语,是她说,我一直静静地听她说。我知道她是刻意准备的,在这之前她写给我的信我一封也没有回,我知道必须听她说了。我告诉她我爱的是你,但她说你不爱我,她说只有她爱我。我很茫然,我不知道能够说什么。后来天黑下来了,我执意提出送她回财校,我告诉她我父母就要下班回来了。一路无言,她的话在我家时对我说尽了吧,我也不想说什么,我必须用缄默提醒她我的所爱是你。在校门口,她终于又开口了,说她知道了我和她之间不大可能的了,我点点头,用大哥哥的姿态将她的肩头按了按,说“你会找到理想的白马王子的”,她猛地流泪了,我不知所措起来,就在这当功夫,她急急地吻了我脸一下后就跑进学校里面去了。我呆呆地站了很久。那是我第一次被不爱的姑娘吻呀,哟,至今也是唯一的一次。后来,在我们都结婚以后,我曾经有机会问过小芳那次的大胆,她笑笑,说不后悔呀。我说那她跟你是怎么说的,是说我吻了她吧。她又笑笑,说反正你也不爱我呀。我好气,但没有告诉她我们彼此还是在心田深爱的,如同你始终没有告诉她一样。你是为了友情,我是为了永远没有开始的爱情,不,或许也是永远都不会结束的爱情。这或许就是人生的财富吧。
  当你确信我的解释是真实的时,我们已经不能走到一起了。
  你说过你害怕我是一个花花肠子的诗人,不可靠,但在很长的时间里,我独住高级宾馆的岁月,我的感情生活却是异常地清纯。说是异常,是说我今天想起来连自己都难以相信。我确信,如果当初能够与你结这连理,我相信会多么地爱你守着你。我知道不会有其她的人了。但我们没有走到一起,我们都找到了别人。我们依然过了下来,不知道有爱与无爱,世上的许多人不是这么过着吗。
  只有天知道地的寒冷。是不是只有你知道我的伤痛,是不是只有我知道你的悲哀。在逝去的年轮时,我们彼此没有更多的隽永的故事,只有这没有交汇的爱还值得品味值得诠释值得说给陌生人听。在我来到你邻近的城市时,你又回到远方去了。我们一直都这么阴差阳错吧。这也对,即便你未回归,我们又能怎么样呢。我想,不能怎么样吧。
  我不知道你现在何方,你还在中国吗,还活在这个世上吗,我不知道,我勿须知道。亲爱的,当我写到这时,我已经无话可说了,我太缺乏激情了,在眼下这个年龄,我仿佛也不需要激情了吧,最后轻轻地叫你一下,女人,权当做对你对自己的永远怀念吧。
  唉,不知道世上真有一个我追悼的女人吗!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