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我为什么写《点评余秋雨》  

2006-06-13 10:11:38|  分类: 点评余秋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网友问:我为什么要写《点评余秋雨》呢?我心想:难道非得有了什么才能写它吗?难道没有什么就不能写它吗?
  老实说,在我买来余先生的《文化苦旅》阅读时,此书已经过了风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不希望在某种事物热闹的时候也冲进去热闹一把,这是我为人为文为诗的一大“个性”。譬如张艺谋的电影,在他左一个奖右一个奖的时候,我没有看他的任何一部电影。我最早看他的电影是到了1993年,《秋菊打官司》上演的时候,记得还是作家、《铁市长》的作者和谷先生交给我的任务。那时,他担任《海南法制报》副总编辑兼《特区法制》杂志总编辑,在他筹备阶段人手少时,我临时担任他的特约编辑,说让我写几个影评吧,我就去看了这部电影。老实说,那电影不“美”,却正因“朴素”而赢得了我的心。就在看罢当晚,我一气写了一个影评,配了些图,排了二个版。和总是从西安去特区的,可能是为了方便探亲吧,杂志被和总带到西安排版、印装,回来说老谋在印前就看了我写的影评,说不错。我心想,颂扬他的影评自然说好吧。我写过大约十篇的影评,不多,写老谋的也只有这一篇。为什么不多写写他了呢,因为失落,因为对他的失落而失落——这不是一二句话能交待清楚的,在此不表。回到余秋雨。别人老早给我推荐过,第一个是现任《青海日报》副刊部主任的马钧,说是新时期以来难得一见的好书,说还真不知道散文还能那样写。我不以为然。第二个在我面前“吹”余先生的是无锡作家马金中,那时1987年,我俩都效力于一个几亿元的人造旅游项目,我买了一本江阴作家夏坚勇先生的散文集《湮没的辉煌》,向老马推荐,说无锡(江阴是个县级市,属无锡)有好作家啊。他说:那是余秋雨先生的翻版。我心里就想,难道余先生的书也有这样好吗?就特意在书店买了那本《文化苦旅》,一读,还真不赖。后来,在书店看见余先生的书,我又买了几本,最后买的他的书,叫《千年一叹》,很厚,装桢的很漂亮,但读了最多三分之一吧,就读不下去了……至今也说不出到底为什么读不下去了,只是在感觉上《千年一叹》已经赢不了我的一叹了……
  当然,在文学萧条的岁月里,我心目中,余先生还是一位难得的散文大家。
  在这次“青歌赛”刚开始时,我对余先生的点评也不以为然,因为那毕竟只是一档电视娱乐节目,逗大家开心一下就完了,当不了真。后来在网上听的人家评论余先生之点评的话多了,在我心里难免也有了些话。快完的时候,余先生的几个点评一下子赢得了我的好感,于是上网为他说了一些好话,并将他的一些妙评按记忆帖到网上,供大家品藻。我在发帖时,有好心人说新浪网余先生的博客里有每晚的点评,让我过去看。我去一看,发现它们与我的记忆有一些偏差,就产生了重评“余秋雨”的想法。由于写作并非是我的主业,我的《点评余秋雨》都是利用周日或下半夜起得早时撰写的,应该说时间上并非如同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很宽裕,而是比较窘迫的。当前几天终于弄完这件不大不小的事情时,很想把为什么弄它们做一个总结——
  第一,弄它们是一个开心的过程。“青歌赛”本身便是一个开心的节目,对我这样在其间没有任何利益关系的人而言,开心就不会是一句空话,开心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的负担。于是,就弄了,是不怕弄得好与坏的,自己在弄得时候开心就好。
  第二,弄它们是一个学习的过程。这点也非常重要。人过四十,记忆力锐减,不少原本记牢的东西都忘得只剩一些概念或印象了,不少问题还一下子真难回答得一清二楚。这就逼得我重新翻出一些书籍,将某些功课重温一下。有网友曾回帖说我比余先生做的课前功课要好,这我不知道是夸我呢,还是损我!但自己从中重温到不少知识是无疑的,故尔感到弄它们很有意义。
  第三,打破余先生神的假像。余先生不是神,并非是一个万事皆知的“怪物”,他在点评中时有错误产生,因我是照着他订正后的版本而评,故在《点评余秋雨》中看不出来,反倒很有可能找到我的错误呢。我也不怕,因为我更不是神,更不是什么都懂的“怪物”。
  第四,我深感不会有真才实学者嫉妒余先生。余先生赛后宣称“别人是嫉妒他”云云,我觉得他的这话恰恰说明他在某些方面的虚伪,某些方面没有底气!否则他根本就没有必要放此豪言。做为一档娱乐节目,大家基本上是出于“闷”的原因不得不去欣赏他(这里的原因我在《当“青歌赛”暂时冷却下来》中已有表述)的,如果他因此把自己当“神”了,那这玩笑就闹大了些,是为我不耻的。
  第五,在我试探性地弄这事时,除粉丝网外,其它几个网都表示出了相当的冷漠,特别是“央视国际网”,“放”了前二天的《点评余秋雨》后,居然连放行的勇气都没有了(在那发帖需要审查,通过了才能与网友见面)。在我对余先生和“青歌赛”压根没有恶意的情况下都如此,你就更不要指望如果我真得贬责余先生和“青歌赛”会得到某些网某些人的“良心”发现了。我们中国是不是如今太缺乏某种勇气呢?我想,这,压根是不用我回答的。
  有人看了我的《点评余秋雨》后,说“看罢章治萍,不看余秋雨”,如果仅就这件事而言,我当之无愧!这当然也不是我的初衷,只是这事弄到现在,想逃避的可能性也没有了,就只好硬着头皮往前冲了,好在已经冲到了头!至于别人还会说什么,管他的呢,记得自己一无所求就行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81)|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