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在他“狎妓”时采访周华健  

2006-06-01 16:55:15|  分类: 体味综艺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段时间,在电视上猛地看到周华健复出了,二、三个月来在北京、上海、宁波等地举行了超长演唱会。屈指算算,他已经沉静五、六年了。由于今年是他从艺20周年,他的演唱会也就起名为“华健20”,一个蛮令人回忆的名字。
  我在与周华健面对面近距离访谈之前,他的歌《让我欢喜让我忧》《雨人》、《忘忧草》等已经成为华语歌坛的名曲,在华夏大地广为传唱。但是,我与周华健的访谈是在他和他半师半友的李宗盛“狎妓”的时候进行的——那天,我和另几家媒体的记者推开包厢的门时,他俩正与一帮花枝招展的“公主”们猜着拳、喝着酒、脱着衣服、点着百元大钞……。做为“娱记”(当时还没有这个称谓),那家娱乐场所的老板我们也熟,常邀我们到他的地盘采访莅临的明星,报道他主办的诸如评选“椰城小姐”之类的活动,故尔我们记者中有好几个认出那些浓妆艳抹的“公主”们其实就是这家歌舞厅囿养的高级妓女,有时,她们也做“伴舞”的工作,去琼岛前都怀有一定的艺术才能,不是毕业不久的艺术生,就是在文艺团体干的不顺心的小艺人。直到今天,我还能在一张我和他俩合影的照片上看出某些彼此尴尬的神态。后来有香港的朋友告诉我,其实他们的那个玩法在台港地区是司空见惯的:猜拳时,男的输了就往外掏钱,女的输了就得喝酒、脱衣服……一种“文明的”、开心的、打发无聊时间的“狎妓”方法。我想也是,在野外作业那几年,我们一帮地质队的小伙子,不是一得空就往当地极少的女人处跑吗。
  那天的采访应该说相当的顺利,因为大家对周华健也罢,对李宗盛也罢,都太熟悉了,故尔我们问的顺,他俩也答的顺,倒没有因一开始的尴尬场面破坏了好兴致。可能,这与当时大特区的氛围密切相关吧。说真的,当时到特区的独身男人,如果不到特殊场所“狎妓”一回,那他基本上应该属于有病的男人。记得当时力争把大特区建设成像泰国那样性产业昌盛的旅游大省是基本“省策”,什么赌场、跑马场、按摩院等“资产阶级”的东西都有相当的“规划”,对“妓业”也暗地里出台了准其经营的管理制度……如果后来不是中央撤换了省委书记、省长,及时刹住“黄色之风”,我不敢想像现在的大特区会是一个什么样子。
  周华健给我留下的最大的印象,是他的调皮。一个问题,他会做出几个表情出来,然后一吐一吐、一顿一顿地回答你的问题。周华健显然比李宗盛健谈,一些难度系数较大的问题,都是由周华健回答,而李宗盛只在关键的地方插上一、二句。大家知道,李宗盛是周华健的伯乐,如果没有李宗盛,可能也就不会有周华健这匹千里马了。周华健当时唱的歌,大都是李宗盛的作品,因此,当时能从许多地方看出周华健对李宗盛的尊重。后来不知怎么了,他俩人分开了,上次李宗盛在北京排音乐剧《电影之歌》没看到周华健在其中饰演什么角色,这次周华健复出,也未见李宗盛露脸支持一把。在浙江卫视《太可乐了》采访周华健的节目中,我甚至始终没有听到“李宗盛”这三字。
  仿佛他俩的事仅仅是他俩的事了,我们这些局外人只要在能够欣赏他俩的时候欣赏他俩一下,在想象自己是李宗盛的“一只小小鸟”的时候,就唱唱周华健的《风雨无阻》,心便足也吧。至于一些往事,尴尬也罢,开心也罢,成功也罢,失败也罢,都已如烟而去。
  评论这张
 
阅读(176)|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