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西篱和她的诗  

2006-06-19 15:56:56|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邮政局发行的西篱明信片之一

  贵州著名女诗人西篱以为:“人以语言为主。我所有的美、神秘的喜悦和发现,皆以它蓄存,又以它呈现。”如此,而立之年的西篱是一位离开语言便无法生存的女人了,虽然她有时保持着一种主题隽永的缄默的形象,而在心田之上始终用语言建构着她的长城或者城市。 
  西篱姓周,母亲生她于秋菊繁茂时季,在反右运动中受牵连被从学校下放乡村的父亲闻之甚喜,取乳名“阿菊”,直到八岁要上学时她才有了如今这个诗意浓郁的名字。西篱余常揣想,父亲一生儒雅清高,恐是在爱女名字上绝对不肯重述“东篱”之悲怆吧? 
  在西篱的诗中,隐含着许多女性气质的美,如“这一片空寂/不可探寻/房间的中央/头手低垂”,读之,那种女人破瓣之夜的慌乱与羞涩的神情,在一瞬间于语言之外塑造出来,这是非西篱这样的才女才能平朴而灵巧地表露出来的极重立体感的风景。如此,西篱认为语言是一种性灵的创造,既是自然的、自由的,又是智慧的、残忍的。在《蓝色的风》中我们可以感觉到人类理性的光辉,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们仿佛可以触摸到西篱体现的人性之美。“跟随你的舞步/进入温柔的深处/踏掉最后的音符/人群飘散游移”——难道,仅仅是跳舞时的感受吗?我想,其中还会有使人的精神不死的东西,使诗得以不朽的力量。 
  《谁在窗外》、《温柔的沉默》和《一朵玫瑰》,都是西篱的诗集。从这些书名上感受西篱,我们也能发现她极其温柔的那部分女人本质之美。我们于更多的欲望之沐浴下,阳光更具有飘泊的意义和个人的价值。 

附西篱诗二首—— 

《最最温柔的姿态》 

最最温柔的姿态 
手臂划出的声音 
如酒倾泻 

萨克斯管的形状 
为旋律造就 
忧郁与倾诉 
某一种光彩 
仍在渡你 

这一片空寂 
不可探寻 
房间的中央 
头手低垂 

遥远的可触可感的腥红色 
无边的柔若虚雾的腥红色 


《蓝色的风》 

蓝色的风 
在它之上 
你的身姿和面容 
粲然如梦 

瞬间与永恒 
悄然无语 
悄然无语 

跟随你的舞步 
进入温柔的深处 
踏掉最后的音符 
人群飘散游移 

时针与分针 
自行车与八日的高跟鞋 
回到各自的定位 

(以上文字原载《新苑》双月刊1994年第三期《旅人》刊中刊“诗枝”栏目。西篱时任贵州《花渓》杂志社诗歌编辑,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传记文学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理事、文学创作二级作家。博主时任《新苑》记者部主任兼刊中刊《旅人》主编。)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