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想起“特区第一波妓”周吟秋  

2006-06-04 20:41:28|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久违了,在写一批闯荡大特区的文章时,我想起了她,一位“老乡”,一位被许多膘客誉为“特区第一波妓”的周吟秋。曾几何时,在我一篇构思中的自传体小说里面,周吟秋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人物。我之所以闯荡大特区二年后毅然丢下编辑、记者的职业而只身回归大巅地,主要原因便是她。

  早在1988年,我在电视台做专题片编导时就结识周吟秋了。她原来住在浙江某个海边城市,母亲是一位颇有姿色的女人,在三十多一点的时候被一位五十多岁的大享看中,弄得她父母离婚了。周吟秋15岁那年,继父到高原上开厂,她和母亲跟随着到了古城。她的母亲是一位乐于享受并善于享受的女人,这种女人是很容易叫大享们钩上的。在那种家庭氛围中,周吟秋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可想而知。她从一个活泼的女孩变得一点也不爱说话,在母亲漠不关心下,她的生活失去了乐趣。她几乎没有朋友,在家里没有,在学校里也没有,在陌生的古城里,她只能和琼瑶、三毛的小说,席慕蓉、汪国真的诗成了朋友。她在这些小说和诗里体验了做一位女孩的浪漫和快乐,也在这些书里,慢慢地埋下了她以后对待生活对待人生的种种抉择。

  在周吟秋17岁那年,已经辍学二年的她怎么地就跑来参加了我们诗社举办的一个活动,好像是中秋诗歌朗颂会吧。在会上,她得到了一本免费的我的诗集。几天后,她通过那书中后记里留的地址,给我写了第一封信。然后,每二、三天,她就给我写一封信,也不管我回不回信。我越不回信,她的来信也就越多。她在信中除了说我的诗外,主要的是说一些她读琼瑶读三毛读席慕蓉读汪国真的感受。她说她也很想写些东西,就是不知道应该写些什么。她的经历虽然比一般的人复杂点,但要写出文学作品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那时,我的一个叫琪瑛(崔鹏飞,曾任《当代青年》“你来当编辑”栏目主持人)的朋友是陕西《女友》的策划人,我呢也担任它的特约编辑。《女友》可能是我国第一家在封面、封内刊登“美女”的“通俗杂志”,那时它发行量超过上百万,一度号称是“第一女刊”。朋友说能不能组一些“美女”图片,我就想到了周吟秋。与她一说,她非常高兴。我专门约了一位摄影家,给她照了几套写真,后来,她的一张既不失诱惑又不失清纯的靓照便登上了杂志。从那时以后,她给我的信就更多了,各种各样的心情都向我诉说,我有时也在工作之余给她回个短笺。

  1992年的2月,我在自己经历了几场痛后,毅然下海去了,走时没有告诉任何人。古城很小,在我一年后回去探亲时,竟然在大街上与周吟秋不约而遇,一年多不见,她不仅长高了许多,而且仿佛在各方面成熟了许多,没有了原来的那种纯纯的女生模样,特别是胸挺得高高的,变得性感十足了。我于是一下子不敢认她,说:“是你吗?”原本她的话特别少,而从那次相遇后,她变得快人快语、能说会道了,给我一个她看破了红尘的感觉。

  我的感觉没有错,就在那一年中,对她来说,发生了影响她一辈子的事情。她的继父面对渐渐出落得水灵灵的她时,终于放下了继父的尊严和慈爱,在某一天强占了她。她的母亲知道后,不仅没有为她讨回公道,而且好像找到了下半辈子的救命稻草一样“呵护”着她的男人对自己的女儿一次次地侵犯。在没有其他亲朋的城市,对一个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20岁的姑娘来说,周吟秋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或者,应该不怎么办!她说想跟我一同去特区,我说不行,我说你可以到公安局报案,可以跑回南方她亲生父亲那里去……她说母亲和继父进去了她一个人怎么过,说她亲生父亲重新成家后那边的妹妹比她好不到哪里去。更为严重的是,她说她和母亲都吸上了毒……

  我无语。我能说什么?这应该是小说中的故事,怎么在现实生活中就真的有呢?我带着这许多的困惑回到特区去了,心想眼不见为净,自己都是在打拼的人,还能管得了别人的事吗?我岂有那种“助人”的能耐吗?可是我想错了,在我回到特区半个月左右时,周吟秋居然按照我给过她的名片找上了“门”。那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逃”到海安了,但因为没有身份证,不敢过岛来。那种情形之下,我还能对她不理不睬吗,便说那我去出口接你,你放心过来吧。我到港口的出口处等了两个多小时,还未见她过来,竟急了,便买了票过到海安那边,发现她还是茫然地傻坐在候船厅呢……我曾经非常后悔是我过海去把她接进了岛。

  她只是初中毕业,又没有一技之长,找像样的工作显然不可能,我只好给她在一家歌舞厅找了个做迎宾小姐的工作,因是人家管她吃、管她住,我有了一种解放的感觉——当然,后来我才感觉到,正因为她与一些“妓女”吃住在一起,又有被继父长期霸占的经历,她很快便沦落为风尘之女了。那家歌厅的老板对我解释道:“可不能怪我,确实是她自己要求的……”我知道,这应该不会错。那我错了吗?也没有错呀!当时,我自己也勉勉强强地过着,别无它法。

  我与周吟秋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少,开始还打电话去关心她一下,一段时间下来,她似乎已经不太愿意跟我说什么,我也仿佛已经到了不知道应该跟她说什么了。只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她的老板时不时告诉我她很火,每月能有二、三万的收入,但又告诉我,她的毒越吸越厉害,钱都花在那上面了。我曾经确实想拯救她,努力过一回,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岂是我一个“无产者”能医治她深深的创伤的呢?她一天天消磨着自己的青春,一天天用自己的皮肉打发着光阴,一天天扼杀着自己本应该靓丽的生命。面对她无奈的抉择,我只好放弃拯救,心想,如果她的一生只能是这么黯淡无光,就让她在能够快活的时候忘乎所以地好好快活吧。

  当我听说周吟秋变成“特区第一波妓”的时候,是在又过去了快一年之后。由于老总们之间争权夺利,闹得我所在的报纸停办了。在我考虑是回去还是留下来的日子里,却又想起了快完全忘掉的周吟秋。通过熟人找到她,她已经将自己折磨得濒临油枯灯尽的艰难境地,短短的一年,她换了好几家高档消费场所,还为香港一家“娱乐”机构拍了几部小电影,使得21岁的她好像已经是30岁的人了,没有了曾经拥有过的一丝璨丽……。我和她面对面地喝了最后一次咖啡,聊了最后一次人生,聊了最后一次父母……。她说她“波”大的缘故是继父老逼她吃春药催大的,她说“臭男人”都喜欢女人的“浪”;她说她很想去三亚看看,去看看鹿回头,去看看天涯海角,她说她到特区已经一年了,竟还没有到那里去玩过呢。我说那你去吧,如在那些地方能够忘掉什么或者能够获得什么,你就去吧。她几天后真得去了,但却没有回来,永远地回不来了……

  无疑,她的悲剧对我产生了相当大的震动,在那多呆一天就多一天沉重的感叹。所以,我谢绝了诸如《精品购物指南》海南版、《特区法制》之类报刊单位的重金聘请,匆匆地离开了大特区,离开了一个严格地说与我无关的伤心之地。我曾经想以这些伤心之事写那自传体的小说,但写了两节,却怎么也写不下去了。我不知如何给周吟秋定位,给我自己定位,更不知道给她的“家庭”定位,给社会定位。但这是次要的,重要的是,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在她远逝后深深地忏悔过,我想,第一个应该是她的母亲吧!

  最后想说的是,“周吟秋”是周吟秋一个从未发表过作品的拟用笔名,是我刚认识她的时候应她的请求帮着起的,而她的真名,我已不记得了。如果,那时就流行“博客”,她会不会在“博客”中找到比较真实的她呢?但是,这,也已经太不重要了。

(特别申明:本文和配图未经同意严禁网络转帖和报刊刊用,一经发现,必追究其法律责任。)

  评论这张
 
阅读(3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