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这一夜,当我们远离真主的时候  

2007-01-01 05:25: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注定要彻夜不眠了,这对我而言,远非是稀罕的事情。自从2002年5月创办“诗家园”起,彻夜不眠是经常的事情。可是,今夜却与众不同。一则自然是新年之夜的缘故,外面时不时传来炮竹声,环境难以叫我入睡。二则我在“远航”的一盘棋,不知怎么了,才各下了一手,对手跑了,为避免扣去许多分,我只好一个人在“棋室”里等待下前设定的一个小时固定时间的结束。三是就在这一个小时的漫长等待中,我在网上浏览了一些地方,先是听了几段浓郁的青海方言的相声,后来又看了几篇关于“老萨”之死的文章。
  我在青海生活了二十多年,但对“青海话”也知之甚少,许多能够听懂,但大都自己说不上来。这些年在南方,常有人请我说几句“青海话”,我只能说说“啊未了(怎么了)”之类常用的“青海话”。其实说“青海话”的大多数是上千年、几百年前从内地因故居留青海的汉人的语言,而青海的回民等当地少数民族都有他们自己的语言,虽然他们一般也说普通话。几段用青海方言(“青海话”)说的相声来自我前几天才结识的“博客青海网”(虽然他只是“北方博客网”的支系,但我仍把它当做第二家乡的网络家园),是一位叫苏发林的艺术作品,有《老大爷上车记》、《歌声与马驴》等,“青海话”说的绝对地道,动画也配的相当精彩。老实说,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听到如此上佳的“土艺术”,马上毫不客气地做为新年礼物推荐给了我们诗家园网在全国各地的诗友们。
  在开心的同时,我不得不看了几篇关于“老萨”之死的“博文”,因为两天来这方面的“博文”太多太多了,有的说“老萨”之死是整个阿拉伯世界的悲哀,有的说“老萨”之死让人类不敢再相信历史,有的说“老萨”之死是专权的必然因果……。照理说,像我这种充满个性的“狂妄之徒”,在类似“老萨”之死的事件面前,会有许多胡言乱语的感触,会有许多信口开河的诘责,不管任何人怎么看,一吐为快仿佛是天经地义的!在“六四”以前,我血气方刚,肯定会如此之快一番,但“六四”之后我不会了。我学会了在喧哗世界里保持清醒的缄默,学会了在表面现象间洞察内里主旨的思想定力,或许,这一切都因缘于诗歌,我的真正的诗歌!记的“六四”期间,我特意跑到省政府门前观察过二、三次,感觉到那些可爱的人们是多么的“成熟而幼稚”啊,一句话:他们决非是他们!在那些热闹非凡的日子里,我静静地在西门尕公园里下着好几个小时一盘的围棋,在黑白世界里我看清了世界的、人类的、民族的“战争”本质!
  我知道,在我或别人开心的时候,必定有你或别人在痛苦中挣扎。我知道,在我为“老萨”之死寻找铭文或者咒语的时候,也必定会有你或别人抛弃着万能的真主或者遍地尘烬的世界!在许多的日子里,我和我,别人和别人,真的不需要知道叫什么名字,是从哪里来的,将走向何处。在许多的历史事件中,别人和别人,我和你,也真的勿须品藻自己能够在这些事件中充当何样工具,扮演何种角色。在这个任何的我和你、任何的别人和别人都不能真实地确认的环境里,你还能指望我们的声音感染我们吗?你还能期待我们的文字记载我们吗?
  这注定是一个远离真主的夜晚,如此的短暂,又如此的漫长……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