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垒构澄净的一方家园  

2007-01-04 07:47:42|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垒构澄净的一方家园
——《诗家园》2006年第4期“狂饮不醉的兽形·黄翔诗文集A卷”卷首语

  我记的在网上某一个地方曾经说过:我知道黄翔很早,大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当时我做为狂热的“诗歌分子”,虽然身处偏远、闭塞的“世界屋脊”,但多多少少对黄翔先生当时更狂热的诗歌行为还是有所耳闻!2002年初春时节吧,我还在“榕树下”问过一个诗歌论坛的版主:“你知道黄翔、哑默吗?”因为他说他对中国民间诗人的情况比较了解。可是,他告诉我说:“这俩人不知道是谁。”他反问我道:“这俩人是写诗的吗?”他们当时是写诗的!而且是写的相当不错的诗人!甚至,黄翔还是少有的真正被“诺奖”有所关注的汉语诗人之一。前几年黄翔先生在美国和我国的台湾一口气出版了近十部反响极其强烈的著作,震撼了许多诗人,可以真正称的上是厚积薄发了!而哑默先生这位民间大家,在《诗歌月刊·下半月刊》创刊之初也曾一度与梁小斌先生等官方大家一起被拟定为“顾问”,我清晰地记的这的的确确曾出现在该刊主办人主持的网站上,虽然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在刊物上明示,并再也找不到那个网页了。这说明了什么?除了说明某些本不应该顽强的东西还是异常顽强外,还说明“他”毕竟被越来越多的人打心眼里承认“他”的存在了!这本来是非常简单与自然的事情,却又是如此地不简单与不自然!
  2003
年,黄翔先生从美国给我挂号寄赠了他新近出版的著作,但“奇怪”的是我至今没有收到——当黄翔先生的夫人秋潇雨兰女士通过电子信箱得悉邮件石沉大海后,特意给我寄来了寄书的挂号凭证,但因是国际邮件,在我所居的城市根本无从查起!黄翔夫妇听说后,气得直说要给胡主席、温总理写检举信呢!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黄翔先生给我发来了所有他著作的电子版,并授权我可以随意处理。在目前环境下,在中国大陆公开出版黄翔先生的作品集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故《诗家园》做黄翔先生的作品专号在二年前已有想法,只是因某些客观因素担搁下来。今年六月弄完昌耀先生的专号后,我即落实黄翔先生的专号,弄到一半电脑瘫痪,系统重装后不仅已编部分丢失,先生发来的“电子版”也因过时而被“网易”自动删除了。天,真是好事多磨!故尔再次收到大洋那边的电子书稿时,我有一种很难诠释的滋味在心头流淌……
  
我怎么会不知道在中国大陆选编黄翔先生的专号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甚至,这可能还带有某些生命的风险!至于我在中国大陆诗坛的“利益”损失之念头更是一闪即逝——因为,做为遵守公开的诺言而不向官方报刊投稿的我而言,还会有什么更多的损失呢?我还有何所求!难道自己近五年来所做的一切,不是力图在“英雄”纷呈的虚幻世界里垒构一小块澄净的真实的诗歌家园吗?特别是在目前“肮脏”与“虚伪”无处不在的环境里,我相信会有人渴望着澄明的新天地,渴慕着清净的新家园!这,不会是一个伟大的新天地,但至少应该是一个宽容的新天地。这,不会是一个灿烂的新家园,但至少应该是一个真实的新家园。真的,当看到太多的无理“扼杀”和十足“虚伪”后还不能愤怒、诘责的时候,也只有真正的诗歌给我生存的勇气了。
  
当然,我们谁也甭说谁是对的,谁是干净的,谁是英雄,这一切仿佛很重要但又都不重要!当“英雄”在澄净的文字面前无话可说的时候,也应该是我休息的时候了,我想,这最重要!
  
你说呢?

                    
2006818于碧苑飘尘坊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