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我读过的多少人已经逝去(外四则)  

2007-02-10 09:26:27|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读过的多少人已经逝去……”
  ——记得法国诗人科比埃曾有过这样的诗句。这是一位非常短命的诗人,大概只活了三十个春秋,并且病痛一直伴随着他,这句诗从他的笔端流露出来我想更具有与众不同的价值与意义!我曾经说过,同样的一句话、一个词,甚至一个字,在不可抗拒的“经历”不一样的人看来都具有不一样的涵义,并且我还用“囚”字做过诠释。于是,一首诗在某些人眼里认为非常的好,而在另一些人眼里却是非常的坏。我就对许多名诗不以为然!这非常正常,不正常的往往是全民皆叫好的“诗”,这类“好诗”往往不是好诗,甚至不是诗!
  我之所以记起这句科比埃的诗,缘于我在网上搜索新世纪以来逝世的汉语诗人们,细心的人应该看到了“诗家园”在弄一个“逝世碑”的小栏目。我想,既然“诗家园”宣示自己也是已故诗人的家园,理应在这方面有所作为,那怕是一个很小很小的作为。
  为了搜索的速度不至于过慢,我一般多在夤夜“工作”,在相对安静的环境里亲近曾经熟识的逝者或许也是一种尊重吧!尚没有完全搜索完,却已经有种痛高耸在心头——短短的六年,已经有几十位汉语诗界的人士远离尘世了!在这种心境中,我自然而然地想起科比埃,想起这位一生被病痛折磨而英年早逝的异国诗人。咏出他的这句诗,我以为具有多重的意义——
  “我读过的多少人已经逝去……”


怀旧之三

每当我独辟蹊径
被我断送的
至少 有那么一条



甭太拿“民间”吓唬人

  刚即兴写完一个关于“先锋”的话题,脑子里便跳出“民间”两字来。
  当“先锋”与“民间”成为娈生兄弟后,诗坛也就多了一些畸型的状态,本来就学步走路的“汉语诗歌”变得更加举步艰难。或许这是“环境”逼迫所致,是不能克服的,是情有可原的,但它却给了不少人肆意“跳腾”的空间。这些既“先锋”又“民间”的诗人一看上去就非常的可怕,他们似乎无所不能,无所不能破坏,无所不能建设……。实际上,他们一开始便消灭了自己,他们对自己太过倚重,对别人也太过苛刻!他们拿“民间”吓唬历史的同时,还在吓唬着未来——这的确是够吓唬人的了!
  我想说的便是,朋友,既不要从“先锋”那里拿得太多,也不要对自己的“民间”过分倚重、过分索求,更不可将“民间”视做炮弹而到处吓唬人。记住,暂且不讲被你所“瞄准”的人们对“民间”压根儿就不会在意,就说你那“炮弹”真能打出去,我想多半也是一发哑弹,能炸得死“诗人”吗!所以,我以为真正的“民间”格外懂得自尊自爱(或许还要自怜,因为有人说只有自怜的人才会理解自己最真实的存在),他们总是以一种难以想像的缄默的方式走在自己正确的道路上,并竭力不受乱七八糟的环境的影响,努力快乐地漫步于自己的思想之路上,努力无畏地叩击在自己的经验之径上。
  真正的“民间”对于许多人而言是陌生的,他们从来就没有吓唬过谁,从来就压根儿不想吓唬过谁——如果硬要说有,也一定是曾经吓唬过自己。真正的“民间”,决非“大家”所认识的那样“了无志趣”、“昏天暗日”、“蹑手蹑脚”……,他们对诸如“反对”、“打倒”、“排挤”之类的东西不感任何的兴趣……


不要从“先锋”那里拿得太多

  纵观汉语诗坛,“先锋”一词,无疑已成为任一诗人都可以“‘含’(喊)在嘴角、‘喂’(畏)在心田”的一盘“鸡肋”似的点心呢!可惜,那种一染上“先锋”之味便能吸引来因目光短浅而“好色”的万千蜂蝶们的场景已经很难再呈现了,追究其原因,自然是“先锋”者害了先锋者!
  在我看来,“先锋”在很大层面上只能是一个“追谥”的封号,很少见到先锋者生前自谏为“先锋”的。对诗歌真正理解深刻的诗人而言,他会明白将自己标注上“先锋”其实是对他“现实”的否定,一个没有“现实”的“先锋”诗人充其量不过是游荡在社会角落匆匆闪过的虚幻之鬼而已——它或许会让看到它的人惊吓一下,但喜爱上它我想是很难的吧。
  当然,我决不反对诗歌的探索性,但这种探索性理应建立在“现实”的基础之上,它是一个有“框”的创造、有“界”的突破:在题材上,它是别无他有的但又是绝对存在于世的;在表现手法上,它是与众不同的但又是不能为所欲为的;在阐述的经验上,它是感受深重的但又是不能无的放矢的……
  一句话,你不能从“先锋”那里拿得太多,要好好对待“自己”,切实地维护好自己的“现实”,不要将“自己”撑破,更不要将“现实”掩蔽!


新诗主流一直是安静着的……


  我把话题原本最前面的两个字“汉语”去掉了,因为细想一下,要用“旧”与“新”来划分各自时代的或许只有“汉语诗歌”。至少,我没有听说过“旧洋诗”与“新洋诗”之说法。
  当近来比较集中地看了N篇纷纷扬扬的诗歌争鸣文章后,我的大脑中却情不自禁地跳出“新诗主流一直是安静着的……”这句话来。追溯到《星星》、《诗刊》的第一批编辑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未、六十年代初被有计划、有组织地“批斗”开始,新诗在新中国的命运就一直与各种各样的“事件”联系到了一起。明眼人显然很清楚,最初的“事件”是不能克服的,但最近的“事件”显然是有人有意为之。两种不同性质的“事件”分别有一个特定的环境与利益驱使,前者是闭锁与政治的,后者是开放与经济的,两者都拥有极强的操作性,其回报自然也是丰硕的,许多人因此位子升了、钱包鼓了——故尔,许多人在“喧闹”之中乐此不疲、乐而不返,一般都要跳腾到死有余辜的窘境才会罢手。
  但是,我想说的是在新中国,新诗的主流一直是安静着的……安静着的。可能时间还不够,但目前露出来的苗头,你就会发现,其实六十年前、五十年前、四十年前、三十年前……被一个又一个喧闹的“事件”遮盖的,或者说游离于“事件”之外的边缘、隐逸诗人一直安静地做着他们原本该做的事情,寻找着他们原本就属于自己的文字,并且,有好几位(必将更多)已经在当今完全超越了昔日的“主流”者而放映着隽永的光芒!回过头去细细地品味他们,他们竟然是那样的安静……
  安静得令人窒息,这便是最非凡的最有意义的喧闹!
  我根本就不想提及那些N篇的看似热闹非凡的“争鸣”文章与它们的作者,在其实一直安静着的新诗主流面前提及它们,是对为数不多的真正的新诗主流诗人与主流作品的又一次伤害。
  安静。对,新诗只需要安静,别无所求!

2007.2.6-10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