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贺拉斯的告诫(外四则)  

2007-02-15 23:24:20|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拉斯在我国的众多诗评家眼里是极为推崇的人,“贺拉斯说”之类的开头语在他们的评论文章中是经常可以看到的——我为他们的评论模式而脸红!我不会对贺拉斯的名著《诗艺》去具体评说一番,我想,我只是一个牧诗者(有别于贺拉斯之语言的牧诗者),那应该不是我“本职”的事!但是,今天我想提起贺拉斯的几个语重心长的告诫,因为这些告诫我以为在二千多年后的今天依然充满着诗歌的真理——
  
一是他说诗人必须“远离阿谀和收买”。我想,这点告诫在很大层面上是政治意义上的告诫,甚至在今天政治无所不及的“当代世界”,“远离阿谀和收买”的难度远超于贺拉斯的“古代世界”,其践行的可能性在现实日常生活与政治生活中几乎等于“零”——这是极其可怕的事实——世界变得越来越“脏”是不争的事实!
  
二是他说诗人必须“远离疯狂和炒作”。关于这点,在当今中国诗坛,你能统计出来会有多少诗人是应该被列入这一类的吗?“没出息!”我想可以对中国当代诗人这样大喊一声。
  
三是他说诗人必须“远离铜臭与贪欲”。这是与上面一点紧密相连的告诫。当诗人选择疯狂与炒作的时候,往往是他贪欲的开始,是他亲近铜臭的开始。我以为,如果真到了非得“饿死”的地步,真正的诗人是一小群宁可“饿死”也不会乞讨的思想英雄!
  ——
贺拉斯便是他的那个民族的思想英雄——他之所以二千多年不朽,我想与他遵循自己的告诫有相当大的关联。


我的三个“致穷”嗜好:香烟、茶与咖啡

  我非常有限的朋友们都知道我工余之外有两大嗜好,那就是诗与围棋。这两大嗜好二十多年来“浪费”了我大量的精力,有两次丢去高薪岗位,便是因为彻夜弈棋而白天精力不济,“本职”工作没有做好而致。但为了实现这两大嗜好,用去的金钱不算多,故尔从未恨过它们,并且一直以能够嗜好它们而沾沾自喜。
  
糟糕的是除了这两大正面的嗜好外,我还有三大反面的嗜好不被人知,那就是香烟、茶与咖啡。在市场环境下,这三样看上去不起眼的小东西却都是颇能开销的,粗算一下这三大嗜好的开销每月也得千元以上,它们便成为导致我变成“穷鬼”、“无产者”的重要原因。这三个嗜好中,香烟自然是大头,每天二包,手头宽松时买好一些的,紧张时便换成劣等的,借贷过日子时便只好买些瓜子来解烟瘾了。对了,在钱上,我是一位有就用、没有什么计划性可言的主儿。父亲已教训了我好几年:一个永远也不会发家致富的笨蛋!
  
细想,我这五大嗜好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前两种是“主因”,后三种是“因果”——前两种玩得好与坏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精力如何,而后三种岂不正是安心、提神的“道具”,于是我给这三样东西起了一个总称,叫“雅角”。是否贴切,你的意见是怎样的呢。
  
穷是穷点,但有一点好处:穷惯了,也就不怕穷了!


刍议“天问诗歌公约”

  虽然弄这东东的诗人中间有好几位或许可以称得上是我的诗友,本是无心评说一个字(因为我以为玩玩是可以的,无聊时仅仅玩玩是可以的),但近几天对它的某些有计划的炒作令我意料之内地吃惊,便也想刍议一下:
  
第一,我不知诗歌如何能有什么公约?谁能知道?仿佛应该是“诗人公约”才说得顺吧!
  
第二,显然这是一个非常随意性的、毫无严肃性可言的“公约”,粗看上去像一首“先锋”的诗,这或许正是始作俑者的初衷:就是要让你对它说三道四——对它“感冒”的人多了它便显示出了“没有价值的价值”!有了价值便有了商业操作的可能性,便有了利益!这正是它一开始期盼的吧!
  
第三,“一个坏蛋不可能写出好诗。”“一个诗人必须认识24种以上的植物。我们反对转基因。”此类宣示如果想表示立示人的高贵,我想恰恰说明了他的幼稚与无知。是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呢?!
  
第四,“没有技艺的书写不是诗歌。”有技艺的书写就是诗歌?那诗歌也太简单了。
  ……
  一些所谓的主流媒体又有一个“重点”报道的题材了,它们会“认真”地告诉“我们”什么是大家关注的!真的是这样吗?我想决不会所有的人都这样认为!
一切都是在玩——有的人玩任何的花样我都不会有任何的感觉,但对于似乎还算诗友的人玩这些东东并且想把它玩成“真”的,心头就有一种痛!朋友,当你们如此这般地要求“诗歌”维护尊严的时候,你们自己的“诗人”尊严恐怕已经荡然无存了吧。
  我想,决不会所有的眼球都廉价到了“倒插门”的地步,虽然除了对现状的悲哀外,还是悲哀。


怀旧之四

揣怀疼痛难忍的诗歌
我总是无法搜索到更贴切的词汇

一次短短的息息相关的奇迹
足以抹逝两个车站间的缄默

面对你上车前沉重的格言
我很难踩到孤叶的上面去


怀旧之五

焚信是一年一度的仪式
某个人
年复一年地点燃同一根火柴

在年复一年的心跳声中
某个人
日复一日地走出同一个黑夜

2007.2.11-15

  评论这张
 
阅读(11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