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倾向:素朴和感伤(外四则)  

2007-03-20 16:28:41|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在是凌晨五点多,天还没有亮。此时,在似睡非睡中我突然想到了席勒,这位在去年“青歌赛”期间被“余大师”演绎得差点让我哭泣的大人物,仿佛在窗外某一颗星光中向我招手致意。我想,我不会那么幸运,我只是突然感觉到了某些不朽的诗歌“意识”——某些关于诗人倾向的“意识”。席勒不是在十八世纪就说过“素朴”和“感伤”两种诗人的倾向吗!他说过大意如此的话:“素朴”的诗人不为残酷的现实生活所困扰,不会在艺术上拯救自己的“个人经验”,而“感伤”的诗人则与之相反!

  那么,是不是我们“东方人”怀着太多的感伤了?许多不得不深深怀念着的感伤,一个世纪接着一个世纪的、一个年代接着一个年代的“珍藏”了下来,试问,会是到了哪一代人才能够抛弃掉这许多厚重的“感伤”呢?在如此厚重的“感伤”下寻找“素朴”还会是理性的吗?

  一些人说他是素朴的,说是相当素朴的,说是相当相当素朴的,但我看不到,我以为他不是素朴的,我以为他仍是“感伤”的……。其实,“感伤”与“素朴”并无高与低之分,只是在“阐述”的过程中你演绎了多少真实的生命经验。如果你苍白泛力,不论“感伤”还是“素朴”,你都离真理很远很远。

  这不,席勒曾经一下子从乱骨堆中认出了他的老伙计,这完全能够理解,可是,能不能一下子从厚重的“感伤”中搜索到“素朴”,或者从“素朴”中演绎出“感伤”,这对我们而言却是天大的问题!

  ……

空茫断想之一

  我特别喜欢空茫的状态,总以为只有在“空茫”里才能获得确实的“存在”,而在你有所顾虑有所排弃有所牵挂有所惧怕……的时间里其实我们一无所有。

  ——这是我们绝大多数平常着的生命!而个别不平常的生命总是距离我们既很近又很远。

空茫断想之二

  我们为什么有时会歇斯底里地哀求魔爪赐予我们慈悲:你消灭的我们正是你创造的上帝!

  在神圣与卑贱、高贵与庸俗、澄明与隐晦……的漫长岁月里,我们无法恰如其分的分辨我们的真伪,可是,我们还是应该知道自己说过什么、将说过什么……

  不论你是对着别人还是自己,不论你确实说了出了(不论别人有无听到,有无听懂),还是说在你的心里。

空茫断想之三

  谁能告诉我信仰的重要性,一个人可以没有其它,但他总会有一种信仰与他同生同死。

  在许多情况下,在别人根本无法说服你的时候,往往只有你的信仰可以征服你。

  在别人或者自己不得不以信仰做为某种“转换”的时候,便以为着他的不复存在。

  某人说:你可以消灭我的肉体,却无法消灭我的信仰。

  某人不是英雄,只是一个还具有信仰而非只有空躯的平常人。

诗人的三个层次

  今年第二期《诗家园》是《中国20世纪汉语新诗20大家》上卷专号。在确定、校对这期内容时,我脑子里一直在想什么样的诗人才能称为大家?诗歌大师的标准是什么呢?

  如果要订立一个统一的标准显然是不切实际的,因为每个人心目中都会有他特有的标准答案。对普通的诗爱者而言,诗歌大家或诗歌大师自然以“知名度”为重,但如果怀着一点对“诗史”负责的态度再加上“自己的经验”那自然又会是另外的标准了。记得曾几何时有人重排我国当代“大作家”的席位,一些知名度并不高甚至很低的“小家”入选了,而一些知名度很高的“大家”却意外落选,一时曾闹得纷纷扬扬。事情过去很久后,人们才渐渐有了一些“清醒”的认识,觉得那些“小家”的作品确实大于那些“大家”的作品。我自然不想步他们的后尘。但是,四年来,我有意识地重温若干位“大诗人”的代表作时,却怎么也喜欢不起来,除了不少被“淘汰的政治”淘汰外,还有一些便是在内质(思想与语言等)方面存在着“或这样的或那样的”低劣!我是抱着好感特意去重温它们的,希望它们还能够感动我一次,但结果却是深深地失望。

  是的,想编辑这本专号,最初是在2003年,我重新亲昵于诗歌不久。四年来,一直有意无意地在网上在图书馆收集着资料,一直以牧诗者、读者、编辑等多种身份“欣赏”着我曾经挚爱过的诗人和作品,“过滤”的名单从近百人,经几度权衡,最终确定二十人,还惟恐有比较严重的差错,而决定先推出十人,这样,会再有一些时间权衡另十人,使差错降到“可能的最低点”。

  我曾经在答电台主持人问的《诗是生命经验》一文中说过诗人的三个层次:情绪、思想、精神。我想,这三个层次,对于权衡“大家”或者“大师”来说同样适用。在我看来,目前活跃于官方诗坛的汉语新诗作者大都仅在第一个“情绪”的层次上,顶多只有十来位诗人居于这个层次的最高一级上,离第二层次——“思想”层次仅差一步一遥。如同“炼”金庸笔下神出鬼没的“功”一样,这最后的一步是最难的,绝大多数人毕生也无法企及。我同意汉语诗歌这九十年、一百年来一直是发展着的说法,只是其间还有起落。我不是诗评家,更不是诗史家,只是深深地感觉到汉语新诗在诞生之初至新中国初期、上世纪80年代初中期和现在是三个高点,在前两个高点中出现了好几位足以留名于诗史上的“大家”,这本专号自然应该有他们的座位。(细想了一下,这三个“高点”都是环境比较宽松、思想比较解放、统治比较开明的时期。)按我的层次标准,这少许“大家”,一般可以排在第二个层次——“思想”层次的低、中级,只有昌耀(已逝者代表)、杨炼(尚存者代表)等五、六位可以排在这个层次的高级或沾上第三个层次“精神”层次的边!注意了,我决非想把我的这种主观而不乏理性、个体而不乏系统的“意识”强加于谁——按我的这种“意识”来权衡,许多获得“诺奖”者也就是排在第三个层次——“精神”层次的低级左右吧,只有像荷马、但丁那样的“圣人”达到了第三个层次的中级——空下最高点,是期望后面出现更伟大的诗人……

  至于具体到每位“大家”更细的说词,我把它们写进了每位的“入选语”中了。

2007.3.6-10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