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不敢淡忘的记忆——小记常江老师  

2007-03-07 10:13:54|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年”又快过去了。对我来说,往常过“年”最大的收获莫过于能够安心地读几本书,今“年”最大的收获却是收看常江老师在央视开讲的对联节目,有两、三天错过了初播的时间,还非得在后半夜特意收看重播。这不,刚才欣赏的便是常江老师主讲的关于婚育对联的《人口》专题节目。
  我与共和国首位地质诗人常江老师有幸结识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他还在青海省地质局化探队工作,记得他那单位位于西宁市的西南郊区,即使到了城建迅速发展后的今天也属于偏僻的地方。初次拜访他时我住在东郊,也是一家地质队,当时也属于比较偏僻的地块,骑自行车过去大约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冒昧的初访源于读到一本常老师的诗集《大山醒来吧》,它由青海人民出版社于一九七九年六月出版,是我时任地质队分队长的父亲拿回家的。当时我上高中,在筹划一个班级元旦联欢会搜集朗颂诗文时将这本薄薄的诗集视做宝贝,一下子好好地背了书中的几首诗,其中一首诗中有这么几句——

    为寻找通往真理的途径,
    你走过多少人生的路口;
    为揭示大千世界的奥秘,
    你行进多少无畏的探求。
    …………

          ——常江,《暖流》

像这样朗朗上口的诗句虽然带着些当时特有的色彩,但对年轻人还是具有相当的感染力。我记得当时在日记上没有少抄常江老师的诗作,臂如由二十几首短小精悍的小诗组成的《野炊曲》、《行路谣》、《宿营歌》三章“帐篷诗简”,在若干后我有意无意地选择从事地质野外生涯时,它们给了我欣赏野外生活的无穷韵味。当我在东方刚露出鱼肚皮时踏上征程,我会在心底吟诵常老师的《破晓行》:“踏破霜天马蹄凉,一路摇起醒山铃。”穿越峡谷时,我曾仰首高歌常老师的《峡谷行》:“低头溪水天一线,举头刀切一线天,忽觉峡谷成隧洞,又见太阳照深山。”……
  常老师当时住在一楼,我每次去自然少不了带足习作,他对我的教诲也莫不是与诗有关。那时常老师可以说是青海首席诗人啊,对我这位学诗者,却从不拒之门外,更没有“随意”地将我“打发”走。学诗的年轻人少不了各种各样的问题,我也一样,虽然已经记不起来具体的一个问题了,但常老师回答我N个问题时的认真劲儿我至今还感受深刻。记得我和常老师会坐在靠门的一对沙发上,一“聊”就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呦,对了,每当常老师将我让进家坐下后,穿着洁净的、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常师母总会给我端上来一杯沁香四溢的绿茶,用的茶杯相当精致,既不是玻璃杯,也不是当时各单位用的标准陶瓷杯,类似于如今喝咖啡时用的蛮有品味的用具,我想,这点能够佐证其主人在文化方面的高贵吧!
  为了早点工作,我高中毕业后上的是中技,学校在离西宁三十多公里的大通。但我与常老师一直保持着通信,一有习作,便寄给他讨教。记得那时我在小说、剧本上下了很大的功夫,一连写了好几部“书”。“书”写在青海卫生学校附属医院处方笺的背面,由于我在书写每一张时下面垫了另一张打好小方格的纸,再加之当时我学习制图,故“书”在书写方面还算认真,但是要读完这些“书”想来还是颇费功夫的吧。常老师每次读完它们给我回信时总有四、五张信纸呢,虽然常老师是诗人,不是小说家、剧作家,但他还是如在信中所说一样给了我许多“力所能及”的指教。特别是有一次,我竟然收到了常老师寄我的好几本方格稿纸呢,他在附信中说:“看到你用医院处方笺写作,认真得如同在方格稿纸上写作一样‘功正’,我很感动……”常老师您知道吗,您那次给我的感动岂是能够言说的呢!好多年,我都舍不得用那几本稿纸啊!1993年,在从地质队“婚房”搬到内人单位分配的新家时,因我在大特区,将您寄送我的那几本稿纸遗失了,为此,我从大特区回家后曾好好地与内人吵过一架呢。
  2003年我初次“出野外”,在条件十分艰苦的海西大柴旦,一时不能适应远离父母的寂寞生活,便以篝火诗社的名义与大本营就在大柴旦的青海石油局勘探公司团委联络,硬是在四五十平米的大帐篷里搞了一场热闹非凡、意义非凡的“端午诗歌朗颂会”,有一张记录朗颂会情景的黑白照片还曾被前不久辞世的柯蓝老先生刊登在他主编的《散文诗报》上呢。在那个朗颂会上,我清晰地记得,我朗颂的就是常老师的一首诗《雪莲》——

    ……
    在冰雪中怒放,
    白叶、红花,多么新鲜耀眼。
    在太阳下闪光,
    露珠、雨滴,映出气象万千。
    ……

  我还记得参加那场朗颂会的不全是“爷们”,还有几位石油勘探公司的女队员,其中一位还向我打听常老师,说她也特别喜欢常老师的诗,说在《青海日报》上读过一些常老师的诗,问我常老师在西宁住什么地方,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她就是常老师的“粉丝”吧,可惜的是我离开大柴旦后,再没有与她联系,已经忘记了她叫什么名字。(好像篝火诗社发起人之一、我地质队的同事韩枫在朗颂会后曾与她们保持联系了很长时间,不知道他还记得当时那些姑娘的姓名吗?)
  二十多年来,搬了好多次好多次家,令人欣慰的是,我一直将《大山醒来吧》珍藏于身旁,每每情不自禁地想起既枯燥乏味又缤纷多彩的野外生涯,我总会翻出这本书来,总会痴情地品藻那时无悔的青春岁月。大半年前,当我从央视的一档节目中无意间发现常老师时,我惊喜若狂,直对内人说:“快看快看,那位鹤发童颜、和蔼可亲的嘉宾就是我牧诗的启蒙老师……”看到常老师如今在楹联等方面造诣如此之深,真得好为他高兴啊!那晚,我又一次特意翻出《大山醒来吧》,并把它的封面扫描了一下,一直保存在电脑里,想着找一个机会将它印在《诗家园》上介绍一下。今天,信手写下这些文字,就让它一起先放到网上来吧。

             2007年3月3日深夜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