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诗歌界的超人与平常人(外四则)  

2007-05-10 23:00:32|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给小孩子看的电视片中,“超人”往往是小孩子们万分心仪的对象,他们渴望长大了能够成为一方、一代“超人”。这是无可厚非的。
  然而,小孩子之外的“超人”呢?那些“艺术化”了的“超人”,或者,存在于我们现实中的形形色色的“超人”?对这些“超人”,我们如何界定?如何评介?
  在诗歌界,同样存在“超人”!我们缩小为中国当代诗歌界也是如此。第一位“超人”自然是海子,这位万分不幸而又万分荣幸的诗歌赤子!但是,我们必须想一想,如果没有他生前的几位挚友,骆一禾、西川……等人的“传承”,海子能够成为“我们诗歌界”的“超人”吗?我的答案是否定的——隐蔽在阳光之外的辉煌能否照耀“我们”,都需要一种“高质”的介体……
  其实,极少数真正的诗人中的平常人更值得我们欣赏,这便是我在韩作荣先生说昌耀是“诗人中的诗人”之后,加上“平常人中的平常人”之理由。
  我以为,任何将诗人“神化”的举动都是危险的!对读者而言,真正的诗人不需要任何其文本之外的解读(文本之外的解读应该是诗评家做好的事情),读者的欣赏与诗评家的解读应该是两个概念。


你点击过“老徐”吗?

  “老徐”?徐静蕾也!没错,就是那位演电影、导电影、近二年因其博客点击率第一个超百万而自诩为“老徐”的那位上海女子。
  今天我想问大家的是:“你点击过‘老徐’吗?”
  我点击过!就在“新浪网”宣传她的博客的点击率超过百万次的时候。但是,仅仅是点开眯了一眼,粗粗地浏览了显示出来的一些“老徐”的文字,便立马关闭了它。它的印象就是我之前可以想像的那样,只能粗粗地浏览,而不能细细地品藻。在博客于中华大地上兴起,某些品牌自然是要做一些噱头似的“大事”的,“老徐”便是被“机遇”扣住的一根“救命的草”。
  后来听说“老徐”又成为第一位出版“博文”集的人,但好像销路欠佳。这是最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在新浪网,在博客网,在网易网……等地,目前超过上千万点的“名博”已经不少了,但这些“名博”我真的几乎都没有去点击过。我得对你说,一些真正的“名博”点击率并不高,如我熟悉的杨志军的、老村的……
  这实在是太正常了呦!


再说“老徐”

  昨天谈到“老徐”,今天再说说“老徐”吧。
  第一次听说“老徐”,大概是在新世纪之初,有一天深夜失眠,就用耳机听上海某电台的一个深夜交心节目,主持人在回答一个关于“清纯”的问题时拿“老徐”做了例子,说“你知道我们上海有位名叫徐静蕾的女孩吗?你看过她演的电影吗?她表现出来的清纯形象应该是每一位男人过目不忘的!”那时,我不知“老徐”是谁,更没有看过她的电影,故尔也不知道她以“老徐”举例是否妥当。
  真正接触“老徐”应该是前年“情人节”期间看她的电影《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据说这是她第二部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它的蓝本是茨葳格的同名小说,我就是冲着这位优秀的奥地利作家而进的电影院。记得我曾有“博文”提到过他:“斯蒂芬·茨葳格(1881-1942),奥地利著名小说家、传记作家,出身于富裕的犹太家庭。青年时代在维也纳和柏林攻读哲学和文学。后去世界各地游历,结识罗曼·罗兰和罗丹等人,并受到他们的影响。第一次世界大战时从事反战工作,成为著名的和平主义者。二十年代赴苏联,认识了高尔基。1934年遭纳粹驱逐,先后流亡英国、巴西。1942年在孤寂与感觉理想破灭中与妻子双双自杀。”你想,这样一位作家的作品在中国被改编成电影,能不被关注吗!我对“老徐”在这部电影中的表现既无好感,也未失望。因为,这电影毕竟转移了故事“环境”,我们这些“世人”仿佛已经没有了两相比较的权力。
  后来,听说“老徐”闲时也码码文字,应该说这种“女孩”在当下的华人演艺界还是属稀罕之物。
  后来,就听说“老徐”开博了……
  后来,在网上就看到“老徐”与诗人周瑟瑟的传闻……
  后来,安迪的“老徐”之裸体画又在网上热闹一番……
  后来,又有王朔……
  后来,看到“老徐”许多不“清纯”(如在片场吸烟的照片)的一面,深感到“女孩”变“女人”了。
  ——这实在是自然法则!我更喜欢不“清纯”的“老徐”。这,一点也不好笑。


王老文泸先生

  去年年底,我在检索什么的时候,不经意间发现“博客青海网”,看到青海著名作家王文泸先生、井石先生等人的博客,我当即毫不犹豫地也在那里注册了一个博客,名叫“大巅地小蝼蚁”,算是在自己真正的家里安了一个小家。之所以说毫不犹豫,是当时在那同时看到一篇博文,说不少博文因“博客青海网”停办过而丢失了。对此,我有同感,曾几何时,我在某个地方也遭遇过类似的事情。故尔老实说,我是有点冲着王老而在那里安家的。心想,王老是《青海日报》社的副总编辑,青海相当资深的著名作家,博客青海网的主办单位在我感觉中应当就是《青海日报》社办的“青海新闻网”,他都在那安了家,其空间应该是稳定的、负责任的吧。这些感觉,我在给王老的留言中有所表达。然而,今天突然发现“博客青海网”的首页上不见了王老,赶忙通过廷成兄的博客链接点击过去,一看,竟然只有一篇王老短短的《致网友》:“各位网友:大家玩好!我老汉过把瘾就走,不陪大家了。垂老之人,来日无多,何处不可娱我身心,岂能把紧巴巴的那点时间耗在博客上?想来各位必能谅我。祝大家春节愉快,大吉大利!”读罢,弄得我好是郁闷!
  王老名文泸,我认识他于1984年左右,那时,他担任《青海日报》社文艺部主任,与他同一办公室的是副主任祝咸录先生,邢秀玲、陈元魁俩位老师在隔壁办公。我父亲曾是该报资深通迅员,与祝老师相识,故尔我给邢老师送《篝火》或稿件时,一般都会到俩位主任的办公室稍坐片刻。还记得陈老师那时中午一般是不回家的,喜欢躺在办公桌上午休,有一次我“惊”到了他,为表歉意,1995年我所服务的杂志社与人民公园合搞“郁金香笔会”时特意邀请了他。王老那时给我的印象是一位严肃的文学前辈,我在他面前不太敢乱讲话。与王老有关的两件事情我会牢记终生:大约在1985年左右,山川铸造厂搞一家文学社团的余世新给了我几首因癌症而过世的一位湟源文学女青年的遗稿,说她生前好渴望在《青海日报》上发表诗作,但至死也没遂愿。我看了看稿,感觉还是可以的,就挑了两首小诗,附了一封信后寄给了王老和邢老师。坦率地说,我这样做,并未将结果往好里想,只是感觉到我这样做了,就已经对一位生前热诚于诗歌的青年人做了一件“功得无量”的事情。可是,信稿寄出半个月后,《青海日报》竟然就发表了那位文学女青年的遗诗。看到样报,我的感动可想而知……
  岁月到了1994年,另一位同样与我未曾谋面过的东乡族姑娘刘琼因故早逝,她的遗诗也曾通过王老(邢老师那时已调到山东黄岛工作,离开青海前她特意给我写了信,告之我的一些稿转给了陈老师)得以在《青海日报》上发表了。此种事情,现在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发生着……
  王老是文学前辈,我刚步入文学之途时经常读到他的小说,后来,我读到的他的文字以散文为主。大前年我回青海,逛三田书城时看到一本王老刚出版的新著《站在高原能看多远》,我买了一本,过了些天特意跑到报社请王老在扉页题词签名,是那几个月入睡前我经常品品的“点心”之一,现珍藏在我的飘尘坊。“日记”中曾写过一些读王老这书的感受,但一直没有整理成文。
  由于在我心目中王老是“领导”,再加之我常居青海时经常“出野外”,故尔并未有机会与他有更多、更深的交往,但通过零零散散的接触,我感到王老是一位心地纯正、善良的人,而这种人在五花八门的、真真假假的、形形色色的网络上是很容易受伤的。我不知道王老“终博”是否有这方面的原因,如果有,我要说一句:“我们同病相连啊!”但我不怕,打头一天在网上混,心里就做好了相当的准备!
  希望下次我回青海,还能看到王老的新著。听说他退休了,祝他快乐而幸福!


“哈拉库图”小释

  大前年,某个深夜我正与几位牌友“挖坑”,霄无突然来电话,问我可知道“哈拉库图”在什么地方,我不假思索地说:“在内蒙古或蒙古国吧,怎么,你要去?”霄无赶忙说:“是昌耀笔下的哈拉库图!”我立马放下手中的牌,走出包间,在茶艺的一个“无人区”回答她说:“抱歉抱歉……它应该在日月山附近,具体不是很清楚。回头我问问人再告诉你。”不久我从青海继续“流落”到南方,此事就一直搁置到今天。
  感谢《文坛了望》这几年里一直向我寄赠,使我能够多多少少地及时了解青海的文学动态。昨天寄来的今年春季号里,有一篇没有署名的《湟源历史沿革》一文,中间竟有“哈拉库图”的资料,零零散散地,我整理如下——
  湟源县东接西宁,西临日月山脉,穿过西宁的湟水河(昌耀曾在河畔居住多年)就发源于湟源,原是海东地区六县之一,2000年划归西宁市管辖。从西宁有火车通达湟源。
  湟源三千多年前是西王母国的“首都”,古人所谓的“昆仑山”经专家考证便是日月山的主峰野牛山,其海拨4800多米,山顶积雪常年不化(一般海拨4600米以上即为不化区),是环青海湖最高峰(日月山脉西北面即是青海湖)。“哈拉”是蒙语,意即为昆仑。“哈拉库图”也称“哈城”,就在日月山脚下,曾是唐朝与吐蕃国分界之边城,一时成为“商旅要区”,直到清朝雍正年间其“商旅”功能才向东移至现湟源县城(丹噶尔),那时,它有“环海(西海,即青海湖)商都”和“小北京”之誉。
  现存的“哈拉库图城”用夯土建筑,位于现在的湟源县日月乡(昌耀当年被“囚”时最初就在此“乡”劳教,当时为日月山公社)哈城村,为清朝乾隆年间因战备而修筑。旧城址周长760米,占地4万平方米,依山而建,西高东低,平面布局呈菱形,城内的墙体、壕沟、角棱、瓮城等保存尚好。其四角设有碉堡,东西各开一门。其名为城,但城内无民房设施,却有土地、玉皇、山神、关帝等庙宇。

2007.3.21-25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