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章:巅地诗歌之蝼

以别具一格的方式垒构别具一格的心灵世界

 
 
 

日志

 
 

拜伦的《黑暗》和我们的光明(外四则)  

2007-05-08 04:13:34|  分类: 漫吟飘尘坊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写了四段“空茫断想”,起身倒点水,发现窗外很黑,猛然想起英国大诗人拜伦的一首诗《黑暗》。它是写“世界末日”的,末日只剩下一对敌人,在祭坛之上不期而遇,仍没有化解掉之前的恩恩怨怨,分别被对方“可怖的真容”毁灭了——“黑暗莫须他求,他就是上帝。”真的,丰产的拜伦只有这一首诗是我喜欢的,我一直记着这句诗。
  好像拜伦在什么地方说过这首诗来源于他的一个梦,我想,那会是一个“真实”的梦吧。面对“万物之主”的“黑暗”,他们那时找不到光明的出口,但愿,现在,我们能够找到出口的光明。


空茫断想之七

  那么,在诗歌包围我们的幸福或痛苦的时候,我们能否具有某种平时无法垒构的与恶魔们角力的智慧呢?我想,当上帝意味深长地说他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们这些具有诗歌头脑的平常人应该能够超越自己的死亡。
  “啊,那些虽死犹生的精灵,在每一场典范的战争中,倔强地演绎着连上帝也无法企及的辉煌。”这是我说的,许多如我一样无根无源的生命始终匍匐在朝圣的路上,我们,面对自己与自己的土地,在终极之处坦然地生老病死。
  告诉仍旧将在这片土地上寻找诗歌的人们,阳光确实每天都会升起,但是,能够走过阳光里的诗人,他在最初的一步便与死亡紧紧地缠绕在了一起。
  ——那些漂泊的鲜花,只不过是附属在尘烬之上的来世的生灵。


空茫断想之八

  离开我的圣地已经很久很久。冬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拂过那里冷漠的朔风;夏天,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吻过那里热烈的淫沙。
  我多么想逃离现实而跻进昔日流浪的岁月。我要打一个很响的唿哨,召唤那些已经走离了的伙计们,那些已经死亡了的或者已经枯萎正在死亡了的伙计们,在我的诗歌中,他们曾被我一次又一次地叫起,说:“圣城就在前面了,就在前面了……”然而,至今,是此时此刻,我仍然没有能够走进圣城的疆域——我的诗歌圣城,如今在许多高贵的投机者的侵辱下已经毫无神圣的光彩。
  但是,我还是会狐独地走上寻找圣城之路,在圣光绽放之前,我把自己视作最后的战士。


空茫断想之九

  当残酷的命运始终高过我们头颅的时候,我依然能够窥探到苍天的真实存在,并对脚下广垠的土地爱恋深沉!
  不错,仿佛艾青与我有过同样的爱恋,虽然我们“存在”在不一样的世界:他比我早走了一步,我想,我会比他多走一步!


空茫断想之十

  某一天正午时分,在一位大诗人走过的沟堤上,我的确撞上过累累白骨,在白骨周围,我看到吃饱了的秃鹰在快乐地飞翔。
  那堆我永远也不会知道姓名的白骨,我却一直牢记着他最后的功绩:就让它们尽情地饱餐一顿吧,为了天地间一段悲婉而美丽的绝唱。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想,我再也无法身临其境:“死有何难?只需一声呜咽便泪如雨下”。(昌耀,《燔祭》)

2007.3.16-20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